B2B99网目录

花笺凭语 第六章 狡黠的兔子

时间:2020-09-15作者:南方弟弟

    . ,最快更新花笺凭语最新章节!

    古士亨把董小宛屋里来,坐在与一众公子一样的座椅上。彰显的是对董小宛这个才女的尊重。

    然后示意大家伙儿给特意请来的董小宛姑娘敬一杯酒。

    董小宛拿起盅子,掩面仰头饮尽,实则喝一半,另一半漏到了宽大的袖子里。

    董小宛前世还是董婉的时候虽然作为学生,到了双十年华也没饮过几次酒。

    可架不住老家山东实在是一个擅长喝酒的地方。

    酒文化和劝酒的文化,董婉当时看的多了,自然心里也有些道道。

    比如她妈经常劝她,以后如果进了社会,女孩子喝酒一定要注意。

    比如说喝酒前最好吃一点主食不容易醉,空腹的话是最容易醉得了。其次要对自己的酒量有把握,女孩子心里一定要有一个度,喝多少就结束,接下来不管别人怎么劝,一滴酒都不能再进肚子。

    还有就是能劝别人喝的时候自己绝对不喝,能偷偷倒掉的时候绝对倒掉。

    这些前世的记忆深深印刻在了董小宛的脑子里,每每到这样的诗会酒宴,这些老人家的经验之谈就派上了用场。

    无往不利。

    楚善诚作为小厮就一直跟在董小宛身后,站在她的斜后方清楚的看见她把一大半酒都倒进了袖子里。

    脸上虽然依旧面无表情,心里还是赞许的,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在外面要有自我保护的意识才行。

    因为楚善诚不像刚才能把自己藏到轿子后面,只能笔直地站着,盯着前面董小宛,旁边几个公子的目光也渐渐落到了他身上。

    几个公子开始低耳交谈了起来。

    虽然压低了音量,也能听见几个关键字。

    “这不是小阁老么!”

    “还叫什么小阁老,他老爹都下了大狱了”

    “还真沦落到教坊司了呀。”

    “嘶嘶”

    伴随着几道不善的眼色投过来,还有讥笑声,隐隐约约的传过来。

    楚善诚是个面瘫,虽看不出脸上有什么异样,但从脖子上慢慢泛起红色,一直蔓延到脸颊。整个面皮像被火烧了一下,很快就整个通红了。

    董小宛都注意到大家的目光投射到了楚善诚身上,回头向上看去。

    本来楚善诚脸色还没什么异样,瞧见董小宛望过来,才真真的变了脸色,怒目瞪着董小宛。

    因为他从刚刚董小宛的眼神里看出了可怜,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董小宛也又转回了头,撇了撇嘴,欺软怕硬,只会对自己人厉害!

    只对我一个人使脸色,这个男人还真真是了不起,心里不免对楚善诚又讨厌了几分,也不去管他是不是被他人嘲讽了。

    既然他这么高傲,这些讥讽嘲笑他也肯定能自己挺过去。

    本来还在想要不要跟各位公子搭搭话转移掉他身上的注意力,真是良心都被狗吃了,自己在这里咸吃萝卜淡操心。

    古士亨经过旁边兄弟的指点也认出来,站在董小宛身后的不是那个曾经跺跺脚京城都要抖三抖的小阁老楚善诚么,如今竟也真成了这幅模样。

    忍不住也换上了看笑话的脸,大声嚷嚷着“你瞧我这眼色,董小姐您这小厮可是着实眼熟啊。”

    董小宛听着这话虽然是嘲讽楚善诚的,可这话头是朝自己来的,不接也不好,只得旖旎地笑笑“我们这种腌臜地方出来的小厮,脏了公子的眼,真是不好意思。”

    古士亨脸上的讥笑之色更浓“不不不,董小姐,您身后这位可是曾经震动京城的小阁老楚大公子啊。”

    “您虽才情好,可这眼色着实一般。”

    古士亨就没打算借着董小宛的话头放过楚善诚。

    当初他在京城的时候,为了接近楚善诚这个小阁老,不知道送了多少的金银玉器,在楚公子的门前徘徊了多久,可这位小阁老根本就不把他放在眼里。

    东西退回,人不见。他为了见楚善诚那天可是在烈日下整整晒了一下午,脖子后面都晒脱皮了。

    他们这些世家公子,可就以报复人为乐了。

    这好不容易有个机会,自然要好好闹一场。

    “来来来”因着左手拿着酒杯,古士亨用右手招呼着旁边的小厮“楚公子光临我们古家是我们古家的荣幸,快给古公子看座,也给楚公子拿个酒杯上来。”

    指挥着小厮把桌子放到了整个大堂的正中央,被各位公子包围的地方。

    简直就是要把楚善诚放在炙火上烤啊。

    楚善诚脚没动,还是立在原地。

    古士亨收回自己的讥笑之色换成了严肃的脸“楚公子这是不给我面子啊?”

    拿着酒杯就立在了楚善诚面前,正正对上楚善诚那双凌厉的眸子。

    右手突然就拍了楚善诚一巴掌“你知道你现在什么身份么?”

    “啊?”

    又一巴掌

    “说,你现在是什么身份?”

    又一巴掌

    楚善诚整张左脸都红肿了起来,古士亨一下比一下拍的重,五个手指印赫然印在楚善诚的左脸上。

    因为尴尬的涨红倒是退了下去,整张脸的脸色难堪到了极点。

    本来被古士亨打的整张脸低了下去,喉头使劲的滚了滚,眼神随着猛然一下的抬头,“唰”的一下直直地杀了过来。

    明明打人的是古士亨,反而也是古士亨被眼神惊了一下,往后退了一步落了下承。

    董小宛看着这气愤尴尬到了极点。

    赶紧一下扑到古士亨的怀里,拿着手绢在古士亨的胸膛上画了个圈圈。

    “古公子,都是我家小厮不懂事儿,我给您跳个舞赔罪吧。”

    董小宛长的娇小可人,古士亨正好比她高了一头,董小宛眼睛像兔子一样灵动的望上去,直视着古士亨的眼睛,一闪一闪的,极具魅惑力。

    古士亨一瞬间把刚才的事情完全抛掷脑后了,低头瞧着董小宛的眼睛,仿佛不管董小宛说的是什么,他都愿意答应她。

    狡黠的眼睛闪了一下,樱桃小嘴一开一合“好不好么,公子。”董小宛甚至用了撒娇的语气,拖着最后的长音。

    古士亨瞧着董小宛这个样子哪里还有思考的能力,赶紧点点头“好好,小宛你说什么都好。”

    董小宛一下子开心了,眼睛笑得像两轮弯弯的月牙,紧紧地抱住古士亨“公子人可真好。”

    然后又跑到大堂的中央,抱起刚才小厮给楚善诚搬过来的桌子,朝着古士亨眨巴眨巴眼睛“我就用这个桌子做道具,给公子跳一曲惊鸿舞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