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花笺凭语 第三章 有一个姑娘

时间:2020-09-15作者:南方弟弟

    . ,最快更新花笺凭语最新章节!

    董小宛才刚回屋子,小梅也跟着跑了进来。

    “小姐小姐”小梅跑得太快扶着膝盖喘了会儿气儿,“嬷嬷说下午古公子有个诗会,花了大价钱邀请你去坐坐。”

    董小宛正拿了手绢,沾了沾水,用一根手指慢慢蹭着脸上浓厚的红妆。

    用鼻子哼了一声,算是答应了。

    小梅赶紧凑过来说道:“小姐,这种活儿我来就行,你坐着,我给你把妆卸了。”

    董小宛怀疑的看了看小梅。

    小梅笑的眼睛都弯了起来:“小姐,我看过人家屋里弄这些妆什么的。”

    董小宛慢慢收回视线,老老实实的坐好,把手绢一把塞到小梅手里,算是应了她。

    小梅眼疾手快的拿了帕子全浸湿在旁边的脸盆里,然后“啪”展开手绢一下糊到了董小宛整张脸上。

    董小宛闭上眼睛,生气的喘着粗气,手绢覆盖在嘴唇的角角上,一起一落的。

    她怎么就相信了这个咋咋呼呼的姑娘。

    默念不气不气,有一个姑娘,她有一些淘气,她还有一些嚣张。

    小梅手上运了力气,大力的拿手绢在董小宛脸上花开,再掀开手绢的时候,董小宛成功的被抹成了大花脸。

    默念不气不气,有一个姑娘,我有点想骂她,我还有一点想打她。

    小梅没什么手法,就是依靠大力气揉搓,把董小宛脸上的妆硬生生给弄下来。

    经过这么一番骚操作,董小宛脸上的妆是没了。但硬让小梅搓下来一层油皮,整个脸都有点通红锃亮。

    董小宛赶紧拿了梳妆台上的雪花膏,拿手指点了两撮儿,在手掌中花开,细细的均匀涂抹在脸上。

    她可是青楼女子,就靠这张脸卖笑了。

    小梅也瞧出自己不妥当了,把姑娘好好的脸弄得红彤彤的,两只手绞着手帕咬着唇,愧疚的紧。

    幸好她家姑娘人好,倒也没说她什么。

    董小宛本来家里是苏州人,父亲是经营苏绣的一家绣坊的老板,母亲也是有学识人家教出来的女儿。从小娇养起来的,自是饱腹诗书,精通乐理。

    小小年纪在苏州的闺秀圈子里就有了一番名气。

    可是在董小宛年仅十三岁的时候,父亲就去世,基业也算垮了。她母亲带着她到乡下的庄子里住了一段时间后不久也得了重病。

    董小宛突然就要承担起家庭的重担,可她一个娇生惯养的女子能做些什么,她的母亲又急着用药。

    那时候去苏州寻人的柳嬷嬷就相中了董小宛的这一份才情,给了她母亲治病的钱将她带回了江南教坊司。

    用半年的时间给她规矩了规矩仪态和才情。

    毕竟教坊司中重视的才情和在家哄着自己玩的才情还是大大不同的。

    一切都以吊足男子的胃口为头等大事,坐立行走都有一番说道。

    柳嬷嬷也用这半年的时间给董小宛造好了势,早早的放出消息,不少人都在董小宛的花筹榜上花了重金,就为一睹她的风采。

    这才能在第一次出场的花船夜游,就有七位公子不相上下的一掷千金,拍下董小宛的花船,与她共度春宵一刻。

    董小宛第一夜的表现也是顶顶的好,为七位公子奏乐跳舞,作诗吟画,再加上酒肉的作用,七位公子都如掉落了仙境一般,徜徉欢乐。

    七位公子又都是家里有钱有势的主儿,不免和同窗的交际中炫耀这一番经历,董小宛的才情在几天之内,就传遍了江南,就连远在京城的皇上都有所耳闻。

    董小宛的名气真真是在这秦淮河畔传的响亮,近来,越来越多的公子哥一掷千金就为董小宛能去自己组织的诗会或者宴席坐坐,那可就是天大的面子。

    柳嬷嬷在董小身上花了这么大的经历,投了这么多钱进去,都是为了董小宛能在今年的花魁榜上夺得魁首。

    秦淮河是全国上下有名的风流场所,秦楼楚馆在这里不计其数。可不仅这江南教坊司一家。这两年风头正盛的是江南教坊司对面的秦楚馆和乐坊司。

    其中,秦楚馆是归属于镇国公李家的私产。

    而这江南教坊司和乐坊司自然就是皇家的了,主要收留一些落魄官家的官妓和像董小宛这样有才情的才女。

    这两年秦楚馆的风头反而要超过江南教坊司和乐坊司,有梅兰竹菊四位头牌,各个风姿绰约,都是极有韵味的美人。而且不像她们江南教坊司里的姑娘往往自视甚高,秦楚馆里的姑娘卖的就是风流快活。

    乐坊司这两年组了个女子十二乐坊,大家图个新鲜,而且也有喜欢弹乐器的姑娘常常去坐坐,客源层次丰富。

    倒是江南教坊司,因为是皇家产业,一直循规蹈矩卖才情。这两年有才情的姑娘又实在不愿意来这卖笑的地方营业,要不是今年柳嬷嬷挖到了董小宛这个宝,怕是真的要在今年的花魁争夺战上落了下乘。

    所以柳嬷嬷可是紧紧的抓着董小宛这个宝,趁着花魁日还没来,日日给她填满了行程,除了去各位公子那里坐坐,回来也不会让她闲着,一般会让她在大堂里买票唱个曲儿、弹个琴。

    赚足了眼球,仅用半个月的时间就上了人家一年的花红榜,虽然名次还不算很靠前,但花魁争夺战还有段时日,来日方长。

    前世的董婉也是自小就参加各种比赛,拿奖拿到手软。无非其他,董婉有强烈的胜负欲罢了,要不是这一股不服输的劲头整天拼命似的努力,她也不至于英年早逝。

    就算落到这古代的身子上,灵魂没变,她还是胜负欲极强。

    不就是个花魁罢了,一个月的时间也能拿魁首。

    “噔噔噔”传来了敲门声,董小宛抬眼看了一眼小梅,平时谁会敲门到她的屋里来?

    平常进她屋的除了小梅就是柳嬷嬷,一个虎里虎气的闯门就进,另一个也总是笑意盈盈的推门进来。

    小梅也朝她摇了摇头,表示她对来人是谁也没有思路。

    按说她刚卸了妆,是不能以这种姿态见外人的,会有损她的玉女形象。

    只得试探性的问了问:“请问来人有何请教?”

    一个低沉的嗓音沙哑的响起:“柳嬷嬷让我来给你送饭。”

    董小宛心里立刻就有了数,是那个沦落到她们教坊司的那个纨绔啊。

    不愧是京城来的子弟,落魄了也还是讲究礼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