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花笺凭语 第二章 秦淮八艳

时间:2020-09-15作者:南方弟弟

    . ,最快更新花笺凭语最新章节!

    董婉斜倚在窗台边,瞧着外面人声鼎沸。

    她所在的南京教坊司就坐落在秦淮河的沿岸,两岸河流蜿蜒,曲折回肠。沿岸有一些卖东西的小贩挑着担子来到这里,借着教坊司的噱头卖一些首饰胭脂。

    一些公子为了讨教坊司里的女人们开心,总是先买上一两件首饰,再进教坊司。哄得教坊司里的莺莺燕燕好不开心。

    董婉从那天下船开始算起的话,她已经来这边半个月了。她在这里的艺名“董小宛”。

    就跟那位在历史上赫赫有名的秦淮八艳中的一位完全重名。相貌是顶顶的好,可是世人称赞“面晕浅春,缬眼流视,仙姿玉色,神韵天然。”

    庆幸的是,所处的朝代倒不是明朝,不然她就直接投江殒命了。

    明末清初的董小宛,为了自己编织的爱情美梦嫁给了一个落魄寒士冒襄,作为小妾,跟着他逃亡八年,最终惨死在家中。

    一代美人香消玉殒,一路坎坷,一路血泪。

    前世因为她的名字里也有董和婉两个字,尝尝读到史书的时候,为这个女人的凄惨身世扼腕痛惜。

    虽然自己这具身体的前身和董小宛的身世类似,同样是苏绣的钟鸣鼎食之家,随着父亲的去世家道中落,为养活自己被迫把自己卖到了青楼陪笑。

    可是历史的走向却不同,她所处的朝代是梁朝。虽然是刚刚建立几十年的国家,发展却是蒸蒸日上,处在盛世之中。

    得知这个事实,董小宛才勉强稳住马上就要投河的身形,撤回了马上就要踏入到奔流河水中的脚。

    像董小宛那样处在朝代更替的大变局中,无论是想如何维护住自身,都是一件难事,不幸事。

    国破家亡,举国维艰,一个小小的乐妓,能有什么力量。

    所以,不幸中的万幸,她又降生到了一个盛世。

    过来的第一天,她认识的第一个女孩子,那个头上绾着两个小髻,恭喜她花船夜游的第一晚顺顺利利的姑娘,是她的侍女,名叫小梅。

    在这教坊司中照顾她的一应吃穿住行。

    人倒是和善可爱的紧,就是有些莽撞。

    这不,又冒冒失失地推开她的房门,大大咧咧地喊着:“小姐小姐,别再对着窗外下神了,嬷嬷叫你下去弹琴呢!”

    董小宛无奈的拿上自己的琵琶,给自己略显暴露单薄的上身,添了一件紫色的薄纱。朦朦胧胧,更显里面的肉色玲珑,增添韵味。

    眉头都皱了起来。

    一开始到这个世界来得知自己的身份之后,郁闷了好久。

    又想起阎王的话,前半辈子就是和男子亲亲抱抱举高高,她还真的挺害怕。自己难道连恋爱都没有谈过,就要开始和一种男人有肌肤之亲了。

    所幸,这不是她的档次。

    没错,她在这江南教坊司中是最有地位的一批名妓中的一位。

    平常的主要工作,和公子们对对诗、吟吟画。有事也下场弹弹琴。

    总之,就是卖的只可远观不可亵渎的“得不到”。

    董婉她来的第一天就是花船夜游的第一天,意思就和现代的出道差不多。

    公告天下的男人,秦淮河畔有这个个才华横溢的女子以后就要在这秦淮河畔卖艺了,请大家来多多来观赏捧场。

    说到底,才气就是名气堆起来的。越多的人追捧她,她的身价就越高。

    第一天,七个男子与她同游花船的风流逸事已经传扬了出去,她的名气在这美女如云的秦淮河也是头一份的。

    这几日不停的在众位公子家里流连卖笑、弹唱作诗。简直就和现代的女子团体在全国各地赶通告一模一样,根本就歇不下来。

    犹抱琵琶半遮面,董小宛小步挪下了台阶,如步步生莲般摇曳生姿。

    刚刚下了一半的楼梯,底下的宾客就已经开始给她叫好,吹口哨、喧哗的公子们不计其数,挤满了整个教坊司的大堂。

    甚至还有一些男子已然婚配,兜里没钱,就拥趸在教坊司的门外,等着听董小宛的琵琶是如何的惊艳,回去也好和自己的酒肉朋友有谈资。

    连教坊司前面的街道都已经堵的水泄不通。

    董小宛缓步上台,今天她在额间贴了花钿,又在眼角两旁描了斜红,选了一个粉嘟嘟的颜色点了朱唇。

    好一个明艳动人的美人,一众公子仿佛酒不醉人人自醉,醉倒在了董小宛的石榴裙下。

    想想自己前世一模一样的样貌,掩盖在厚厚的眼镜片、沉重的刘海和总是因为学习不太重视的油腻的头发,董小宛觉得自己前世真的是暴殄天物。

    果然女人就是要打扮。

    款款坐在堂下台子的正中央,四周都有宾客,有钱有势的自然可以坐在董小宛的正面,瞧着她的面容听她弹琴。

    一些来的晚的,就只得坐在台子的后方,观赏董小宛婀娜的身姿,而看不见她美艳的容颜。

    董小宛坐下,调整了一下自己紫色的薄沙外罩,不至于弹琴的时候使不上力。可这衣服一撩,真是撩人不自知,一众男子的眼睛都给看直了。

    左手随意的放在品相上,右手扫了一下四根弦,试了一下音。

    黛眉皱了起来,四弦的音低了,用右手举起来转了一下琵琶上方的轴。

    手臂高高的举起来,紫纱自然就顺着滑腻的胳膊漏了出来,一节小臂如莲藕般白皙细腻,几个男子忍不住吹了口哨。

    调好了音,董小宛准备给宾客弹一曲春江花月夜。

    琵琶是她前世就很熟悉的乐器。她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就去考了琵琶的十级。尤其是九级曲目春江花月夜因为弹起来唬人,她凭着这首曲子去不少比赛拿了奖。

    琵琶的声音清脆悦耳,“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琵琶独奏最是引入注目,使人沉醉。

    一首曲子铿锵收尾,众多宾客还久久不能回神,沉浸在琵琶的余音中不能自拔。

    停了许久,底下才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有的人甚至拍大腿叫好,整个教坊司的氛围以一首曲子的精彩收尾达到了高潮。

    大家捧场,董小宛自然也开心。笑得明艳动人,抱着琵琶起身,用另一只手盖着自己得抹胸,给四周得各位宾客依次鞠了个躬。

    底下的众位男子也都站了起来,应和董小宛的美人多姿,给她击节叫好。

    这种时候,如果有人阴沉着脸,就会在一众人里面显得格格不入。

    比如说那个门口端着茶水一脸严肃的小厮正阴沉沉的盯着她。

    董小宛听说过他,因为这个小厮比董小宛来江南教坊司还要晚。

    他本来是内阁首辅楚世茂的嫡子楚善诚,来的时候嬷嬷让全教坊司的姑娘都下来看他的笑话。

    他父亲,也就是内阁首辅,前不久被皇上所不喜下了大狱。他的子女妻眷自然也被发配到了教坊司或者边陲。

    正因为这个楚善诚在京城有着玩弄女人纨绔子弟的诨号,陛下特别把他圈出来发配到了这江南教坊司,想让他永世不得翻身。

    董小宛的视线对上了楚善诚,瞧着他仿佛一脸厌恶的表情心情自然也就不爽。不过是个落魄子弟,还这么高的傲气。

    不过将养的皮囊是真的好,不愧是纨绔子弟。清朗俊逸,剑眉星宇,眼尾上挑,眼窝深邃,看久了如浩瀚星辰般吸引人。

    董小宛睨了他一眼,转身回自己房间了。

    白瞎了这么一副好皮囊,过刚易折的道理都不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