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拐个王爷乱天下 第267章 王爷,你该醒了

时间:2019-04-16作者:冰月轩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云诗嫣微微一笑道:“我自有我的办法。”

    很明显,云诗嫣并不想透露她会用的办法是什么,既然她连方法都不想告诉他们,那一会儿必定不会让他们在场观看。

    对于云诗嫣。

    卫十二觉得自己并不了解这个女人,据说这云诗嫣是皇上在民间相中的一个女子,因为合眼缘,便给了一个郡主的身份,赐给了主子。

    皇上猜疑心重,对主子一直有敌意,赏这么一个女人自然没有什么好心思。

    虽说这个女人在府内一直算是安分,但那是她没有可以兴风作浪的机会。

    如今看到主子昏迷,这个女人就过来说自己可以让主子清醒。

    很明显,她是要对主子动什么手脚了。

    若是把主子交给这个女人,那就等于他们在做一场豪赌,用主子的性命去赌这个女人的心思。

    卫十二胆子不大,不敢下如此大的赌注。

    宫叙也没有说话,似乎是在思考其中的利与弊。

    云诗嫣并不急,笑容满满的看着他们。

    最终宫叙作出让步:“你不告诉我们方法可以,但我们要在旁边看着。”

    不等云诗嫣回话,海棠就在一旁摇头拒绝:“不行,此乃秘术,你们不得在一旁观看,若要让我家主子救王爷,你们就得全心的相信我家主子,没有信任的基础,我家主子也不会动手施救。”

    云诗嫣在一旁点头,很是认同海棠的话。

    其实沐渊白只是因为气血不通顺,而无法醒来。

    她并不会害沐渊白,毕竟她这次过来的目的就是想让他清醒过来,只不过她用的方法他们肯定无法接受,因为她是要用蛊虫让沐渊白清醒。

    古代最忌讳的就是巫蛊之术,巫蛊之术对于任何人来讲就是阴险狠毒自私自利的害人之术,传闻有说蛊祸天下。

    所以她不敢让卫十二和宫叙知道她的办法。

    气氛一时之间僵持不下。

    谁都不肯先让一步。

    卫十二抿唇,伸手指向门口:“请你们出去,主子的事不劳烦你们费心了。”

    云诗嫣也不气,看着宫叙,等着宫叙的回答。

    若是连宫叙别这么说,她也不必死皮赖脸的留在这里。

    海棠气的骂了一句:“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若我家主子不出手,恐怕也没有任何的大夫能让王爷醒过来了。”

    确实,这阵子卫十二和宫叙都差人去找名医,几乎每日都有大夫上门,都只说:“王爷脉象正常,却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醒不过来。”

    最后都以医术不佳作为借口推诿离开。

    最终,宫叙答应:“好,若主子出了任何事,我唯你们试问!”

    卫十二看着宫叙,显然并不赞同他的说法。

    宫叙说:“主子一直这样也不是办法,与其让主子一直这样昏迷不醒,倒不如放手一试,走吧,跟我出去等等。”

    最终卫十二不情不愿的跟着宫叙离开房间。见卫十二和宫叙出去,海棠还特意走到门边,探头探脑的看了一眼,在看到卫十二和宫叙坐在沐渊白门外的石凳上时,折返回来和云诗嫣说:“主子,他们在那儿坐着,你可以开始了,我会在这看着他们的

    动作的。”

    云诗嫣点头,从衣袖里掏出一个巴掌大小的陶瓷罐子。

    她伸手把紧紧塞住陶瓷罐子的木头塞子拔了出来,将陶瓷罐子口朝下倒了两下,她的手则在陶瓷罐子的罐口下放着,似乎要接什么东西。

    过了一瞬,陶瓷罐子里面爬出来一只有如金蝉一般的虫子。这虫子大概有大拇指指甲盖大小,有两条长须在空气之中探来探去,一双大红色的眼睛微微凸出,它浑身金色,特别是一对薄如蝉翼般的翅膀,在从陶瓷罐子里出来之后,它张开翅膀震了震,发出“嗡嗡”

    的轰鸣声,在蜡烛的光芒下,那双薄翅显得闪闪发光。

    云诗嫣伸出手指轻轻摸着那只虫子的后背,似乎是在安抚那只虫子。

    虫子的情绪渐渐激动下来,金色翅膀也缩回了身上,安静的呆在云诗嫣的手指上,一动不动,仿若死了一般。

    云诗嫣轻轻笑起来,似乎是在和一个人说话一样:“乖宝宝,今儿看你的了。”

    说罢,云诗嫣将那个虫子放到沐渊白的身上。

    虫子仿佛是有灵性一般,挨着沐渊白的皮肤,就开始在他身上慢慢爬行,从他胸口,一直爬到他脖子。

    云诗嫣知道,用金蝉唤醒沐渊白,必须得让金蝉从他鼻子进入,再从耳朵出来。

    沐渊白脸上戴着黑面具,面具上只有两个黄豆大小的孔,供他鼻子透气,根本就不足够金蝉这种大体积的家伙进入。

    想至此,云诗嫣伸手把沐渊白的面具取了下来。

    在看到沐渊白的长相后,云诗嫣仿佛是被触电了一般,愣了好久都没有缓过神来,她指着沐渊白的脸问海棠:“海棠,这个人确实是北平王么?不是说北平王奇丑无比么?”

    哪里是什么奇丑无比,分明就是貌若潘安。

    这个男人太美了,高挺的鼻梁,紧闭的双眼,有棱有角的脸型,尤其是眼角下一滴泪痣,动人心魄,因为他昏迷的时间太长,皮肤白的有些不像样子。

    云诗嫣不自觉的伸手摸上沐渊白的脸。

    难怪,难怪王妃会喜欢北平王,原来,北平王居然长的这般俊俏……

    云诗嫣只觉得心中小鹿乱跳,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此刻金蝉快要爬到沐渊白的鼻孔。

    海棠看到云诗嫣一副迷恋的神色,伸手拦住金蝉,在一旁小声和云诗嫣说:“主子,你今天真的只是想把王爷救醒?”

    云诗嫣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是啊,不然呢?”海棠面色不太好看的劝阻道,话语似乎是在蛊惑云诗嫣:“主子,你现在是王爷的云夫人了,终其一生也是他的女人,如今王妃也不在府里,是死是活更是无从得知,王爷长的这般俊俏,说是西凉第一美男

    也不为过,难道,你就不想要王爷的宠爱么?”

    云诗嫣停顿了很久,似乎也是在思考海棠的话。海棠继续说:“以主子的容貌,让王爷爱上主子不难的,何况,如今有金蝉助力,只要给王爷下点蛊,王爷就是主子的了,何乐而不为?这种机会千载难求,主子最好好好思考一番,毕竟过了这个村,就没

    有那个店了。”

    云诗嫣内心十分纠结,人性本善,她这次过来,确实只是想用蛊虫将沐渊白救醒,她没有其他的什么坏心思。

    但是在看到沐渊白的面容之后,她心里似乎响起了一个声音:她想要这个男人……她也想成为这个男人的女人。

    善恶本就只在一念之间。

    最终云诗嫣做下决定,将金蝉重新拿回手上,将金蝉放在自己左手手腕处,轻轻在金蝉的背上摁了三下。

    金蝉吃疼,张嘴在云诗嫣手上咬了一口,吸过血之后,金蝉开始由浑身的金色慢慢变成了血红色,颜色颇有些可怖。

    看着金蝉变成血蝉,云诗嫣紧紧咬着嘴唇,不知道该不该把血蝉放入沐渊白鼻孔。

    海棠在这个时候安慰云诗嫣:“主子,你这样做是救了王爷的性命,王爷感激你还来不及呢!你又何必在这儿犹豫呢?”

    云诗嫣也接受了海棠给她的心理暗示,颤抖的手将血蝉送到沐渊白脸上,看着血蝉带着她的血钻入沐渊白鼻孔……

    “无咪妈咪哄……”云诗嫣开始小声念着咒语。

    因为血蝉在体内莽撞,沐渊白吃疼,身子微微抽搐起来。

    云诗嫣加快了念咒的速度,眉头不自觉的紧锁起来。

    血蝉也在沐渊白体内越爬越快,她们都能听到血蝉在沐渊白体内传来的震动声。

    若是撩开沐渊白的衣服,她们都可以看到血蝉在他皮肤下蠕动。

    卫十二焦急的在沐渊白房外走来走去,他瞪着宫叙:“若是主子真的出了什么事,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宫叙眯起眼睛,注视着卫十二:“我们都是为主子好,等她们出来,一切自有分晓。”

    听闻云诗嫣有法子让沐渊白醒过来,笙玉也从祥云居跑了过来,坐在卫十二身边等着。

    如今姑娘还没有音讯,她也只能盼着王爷快点醒过来去找姑娘。

    “噗嗤”一声。

    血蝉从沐渊白的耳朵钻了出来,身子缩小了一大圈,只有小拇指指甲盖那么大小了。云诗嫣急忙将血蝉接在手心,重新放回那个陶瓷罐子里,她将自己的手指割破,挤了几滴血滋养血蝉,看血蝉恢复过来,她才算是把木塞子重新塞上,然后将陶瓷罐子重新放回袖袋之中,装作一副若无其

    事的模样,紧紧盯着沐渊白的脸。

    沐渊白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眼皮轻动,眼睫毛也微闪微闪的要睁开。

    看到沐渊白这样,云诗嫣更是紧张的凑近了脸,轻轻叫道:“王爷,王爷,你睡了太久,该醒醒了。”

    沐渊白眼睛微睁,看着印入眸中的略微陌生的面容,嘴唇轻启:“你是?”云诗嫣笑道:“王爷,我是,嫣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