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拐个王爷乱天下 第265章 混入大牢

时间:2019-04-16作者:冰月轩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安以绣脚步一顿,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却迅速掩饰下来,她转身冲那喊她留下的守卫微微一笑:“官爷还有何事呀?”

    那守卫看着安以绣的脸,咽了一口口水:“小娘子是家人在牢里么?若小娘子愿意,愿意陪我一晚,我倒是可以让小娘子进去探视一番,嘿嘿嘿。”

    安以绣冷哼一声,色欲熏心的家伙。

    就算她想进去探视,也犯不着用这种折辱自己的方式进去。

    “非也,小女子初到这儿,并不熟路,这就离开。”

    说罢,安以绣转身离开。

    不过她走了几步就停了下来,那守卫看到似乎是她头上的簪子掉了,她蹲下去捡。

    实则安以绣却是捡了一颗大拇指指甲盖大小的小石子。

    “咻”的一声扔到那守卫的裤裆上。

    安以绣只听到她身后响起哎哟哟的嚎叫声:“我滴个老娘哟,疼死老子了,啥玩意儿啊?咋搞滴啊!老子额……”

    安以绣回头看了一眼。

    精准!

    只看到那个守卫紧紧捂着自己裤裆,半弯着身子在地上蹦来跳去,那模样好不滑稽。

    安以绣勾唇轻笑:活该,这种人就得给他一点教训,不然还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安以绣走到一旁的树林里,借着黑暗隐去身影。

    换上了一身黑色的夜行衣。

    她刚刚在大牢前看了一眼,里面并没有守卫,可以看得出这个大牢守卫极其松散,那她现在就可以好好计划一下,等会儿如何进大牢。

    是直接闯进去呢?还是……进行一番乔装打扮再进去呢?

    在她思考的片刻,有一个穿着青衣的中年男人,拉着一个装了几个木桶的板车,从她面前经过。

    她隐约看到那个木桶上写了一个“牢”字。

    微风一吹,一股饭菜的馊味飘到她鼻中,看来这是中年男人过去送牢饭的。

    她看着板车上的那几个木桶,心下突然有了主意。

    “咻”的一下,安以绣轻轻跳到板车上。

    因为安以绣上了板车,重量增加,中年男人停下拉车的步伐,自言自语道:“咦,怎么突然变重了?”

    安以绣迅速缩到几个木桶的间隔之间。

    或许是因为天黑的缘故,中年男人的眼神并不好,没有看到躲在几个桶中间的安以绣。

    这中年男人狐疑了一番之后,又找不出任何原因,拍了拍自个儿的后脑勺,重新拉起板车向大牢走去。

    安以绣可以感觉到在大牢前,板车停了下来。

    她捏紧了腰上的匕首,若是万一事发,她也只能和他们来一番打斗了。不过这些守卫只不过是混吃等死的领晌的人,再加上这送牢饭的中年男人又是熟悉面孔,他们也没多做检查,直接挥了挥手放行:“里面那堆家伙刚刚都饿得骂娘了,快进去吧,赶紧拿吃的,堵住他们的嘴

    ,可听得老子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等这送牢饭的中年男人把板车拉进大牢之后,安以绣看四周没有什么狱卒,顺势从板车上跳下来。

    送牢饭的中年男人只觉得板车又忽然的一轻,挠着脑袋又回头看了一眼板车,皱起眉头说:“今儿这是咋搞的啊?这板车忽轻忽重的,难道是见鬼了?”

    安以绣躲在角落,看着这送牢饭的中年男人喃喃自语了好一会儿,或许这送牢饭的也想搞个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开始将板车上的木桶一个个搬了下来。

    趁着他搬桶的空档,安以绣迅速从他身侧溜开。

    带起一阵凉风。

    这送牢饭的禁不住打了一个哆嗦,摸了摸浑身竖起的寒毛,一脸惊恐的对自己说:“难不成是见鬼了?不行不行,我得快点给了饭就出去,今儿真吓人。”

    天牢的牢房是用铁板隔绝,这个牢房却并没有那么森严,只不过是条条铁栏杆阻断,她可以很清楚地看到牢房里的每一个人。

    被关入这间大牢的人,差不多都是定了罪的死刑犯,就算看到一个穿着黑衣的人在里面来回穿梭,他们也没有什么好奇心,毕竟人都要死了,还有那么多好奇干嘛?

    但也不排除有那种吵吵嚷嚷的家伙,看到安以绣这个黑衣人,张嘴就开始喊起来:“你是谁啊?狱卒,狱卒!有人进……”

    对于这种人,安以绣不可能有手下留情的机会,直接掏出在外面捡的石子,狠狠砸在那人的咽喉上,用了几分力,不至于人死,但也能因为疼痛让那人暂时噤声。

    终于,安以绣在倒数第三间牢房看见了墨子鲮。

    墨子鲮身穿一件印着一个大大囚字的青衣,靠在墙壁上闭着双目,呼吸浅浅,仿佛睡着了一般。

    安以绣伸手在铁栏杆上轻轻敲了敲,发出“铛铛”的清响。

    墨子鲮听到声音缓缓睁眼,在看到安以绣之后,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眼睛一愣,直直看着站在铁栏杆之外的安以绣。

    好了会儿他才小声说:“又梦到你了。”

    墨子鲮这是突然魔障了吗?

    觉得现在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个假人?

    “墨子鲮。”

    安以绣叫了一声,冲他招手:“你过来。”墨子鲮起身坐在靠近安以绣的栏杆旁,伸手想触碰安以绣,却又不敢亵渎的模样,然后他闭起眼叹了一口气:“那日没能救你,连你的尸身也找不到,如今在我死前还能再见你一面,也算是缘分,既然你的

    夫君如此负你,我便下去陪你,你也不至于孤寂。”

    安以绣听到墨子鲮自言自语,只觉得心中突然涌上一股酸涩。

    她把手透过铁栏杆抓住他的衣服:“墨子鲮,我没死。”身上的触觉让墨子鲮复而睁眼,他看着在他面前冲她笑的那个女子,觉得一切都显得那么的不真实,最终他摇了摇头:他也期待他没死,但这一切只不过是他的幻想,不知道为何,今日的幻想会这般真实

    ,居然还能感觉到她在拍他。

    安以绣知道墨子鲮恐怕还认为她是他想象出来的幻影,不过换位思考一下,墨子鲮这样想也无可厚非。

    毕竟,如今的她在所有人的眼里都是一个死人,已经死了的人又怎么可能死而复生呢?

    “我……”

    安以绣话还没有说完,只听到大牢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不像是那个送牢饭的,这个脚步声沉沉,外面还伴随着一阵说话声:“皇上,前方就是南召王的牢房了。”

    “你的言辞有问题,现在北魏已经没有南召王了。”

    “是是是,太子殿下说的是,小的是说墨子鲮那个犯人就在前方,您和皇上请随小的来。”

    安以绣眼眸微动,北魏皇帝和北魏太子来了?

    她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个牢房,这点是要一条长长的走廊,并没有其他角落遮掩她的身形。外面脚步声更近,她仔细听了听,大约有十来个人左右,如今想从这里到出口绝对会撞上北魏皇帝,很显然,她如今并不可以这么做,她相信北魏皇帝到大牢,一定有御林军陪同,若是被发现,可不就是

    往枪口上撞吗?

    她抬头看着大牢上方的天花板,上面有几道横着的铁栏杆。

    为今之计……也只有躲到顶上去了。

    安以绣刚刚抓住天花板上的铁栏杆,就远远的看到北魏皇帝一行人向这边走来。

    还好她穿着一身黑色夜行衣,趴在天花板上,若不仔细看,根本无法发现上面居然藏了一个人。

    在前面给北魏皇帝带路的正是那个色眯眯要她陪睡的守卫。

    站在御林军中间的正是北魏皇帝,北魏皇帝身旁是一脸趾高气扬的北魏太子墨子浔。

    此刻那个守卫弓着身子,对北魏皇帝要多恭敬有多恭敬:“皇上,您看,这牢门是否让我为您打开?”

    墨子浔看着北魏皇帝询问:“父皇?儿臣觉得这牢门还是不开为妙,毕竟墨子鲮武功高强,若是伤了父皇,可就不妙了。”

    北魏皇帝睨了墨子浔一眼,沉声反问:“他一个庶人敢伤害朕么?”

    墨子浔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急忙道歉的阿谀奉承:“父皇说的是,父皇自有龙威庇佑,墨子鲮定然不敢犯上作乱,是儿臣多心了。”

    北魏皇帝点了点头,示意那个守卫道:“你,把牢门给朕打开。”

    那个守卫连连应是,仿佛一个应声虫,急急忙忙在身上掏着牢门的钥匙。安以绣在天花板上看着这一切,微微皱起眉头:难怪,她觉得哪里有点问题,皇亲国戚等有身份的人一般都会关在天牢,但是墨子鲮一个有封号的皇子居然会被关在这种平民的大牢,原来是墨子鲮被贬为

    庶人了。

    在看到北魏皇帝和北魏太子到牢房之前时,墨子鲮面色并没有太大的波动,沉着一张脸,不仅如此,他还抬头睨了墨子浔一眼,眼中带着浓烈的嘲讽之意。

    看到墨子鲮如此,墨子浔捏紧了拳头。

    这个墨子鲮,被贬为庶人居然还敢对他这么嚣张?

    他倒想看看这墨子鲮还能撑到什么时候?今天,他就要让父皇下令将他处死在大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