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0277章 屁话很多

时间:2020-09-11作者:新版红双喜

    “虞宣小子最近有动静么?”中元王后看向了元歌。

    “回母后的话,他不怎么跟别人交流,拜访者除了妹妹和北域帝国的秦水君,都会被他的护卫挡在贵宾楼外。”元歌看了元甄一眼,元甄在夜宣那里还是很有面子的。

    “他的护卫,他的那个女护卫很强,虽然还是武道境,但底蕴和气息上,比一般的武道极境的修炼者强多了。”中元王开口说道,他见过宋宁,对宋宁的印象很深。

    “秦水君……这个女人,还真是被她抓到了机会。”中元王后的情绪上有一些不满。

    “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自然知道什么人适合交流和交往。”中元王开口说道,夜宣的身份,他还不太想说,如果女儿坚持,他会说出来。

    夜晚,元歌又举行了宴会,其实这场宴会,已经没多大的必要,因为百花会要开始了,他举办宴会的目的,就是为了传递一些信号。

    夜宣,元歌是亲自请的,夜宣是他的恩人,也是他最尊贵的客人,除了恩情,夜宣也是他欣赏的人。

    元歌举行的宴会,前来参加百花会的人员几乎都到场了。

    元歌和夜宣是最后到来的。

    到了宴会大殿,元歌将夜宣带到了主位旁,左边的第一个席位。

    那里是除了主位之外,最尊贵的位置,正常来说应该是今晚也参加宴会的元甄坐那里,但元甄坐到了右边的第一个席位。

    元甄下边是穿着锦袍的上清王金泽宇,随后才是其他各大帝国的人员。

    夜宣旁边是北域帝国长公主秦水君,挨着秦水君的是宫天翔。

    看着元歌在主位坐下去,夜宣才朝着自己的席位走去,元歌这么安排了,那他就这么坐。

    “你是什么人,你有什么资格坐那里呢?”听到了身侧金灿的提醒,上清王开口了,夜宣就是他此行的目标。

    夜宣没理他,直接坐下了,并不是谁的话,他都需要接。

    夜宣没接话,但元歌开口了,“宣王子,是本太子最尊贵的客人,本太子父王也说过,域王在中元帝国什么待遇,他宣王子就是什么待遇,在场的没有域王,那他就该坐在上席,所以上清王还是不要质疑了。”

    听了元歌的话语,金泽宇就有点不舒服了,为什么?因为他即便拥有超越了武道境的修为,可还不是域王,身份地位上不够顶级,差了一些成色,元歌的话对他来说有一点诛心,就是告诉他,在中元帝国,他的牌面不如夜宣。

    “宣王子难得的出席一次宴会,敬你!”元歌说完话,元甄直接对着夜宣举起了这次宴会上的第一杯酒。

    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夜宣举杯回礼,他知道上清王金泽宇来者不善,可那又如何?另外他还知道,今天元歌的宴会有为他摆场子的意思,就是为了告诉金泽宇,中元帝国是什么态度。

    元甄与夜宣喝完酒后,秦水君也对着夜宣举了举酒杯,至于说有着郡王之位的金泽宇,并没有得到元甄、秦水君的重视,她们两人是这次宴会上,身份最尊贵的两位公主,她们的态度就是风向标。

    元歌与夜宣说着话,其他的中元帝国王子和公主,也都过来敬酒了,他们自然要和太子和嫡公主一个立场,这也是中元帝国的立场。

    金泽宇有些尴尬,为什么?别看他修为高绝,但在这里吓不到人,出席宴会的各大势力继承人,哪个家里都有着超越武道境的强者坐镇,没有强者早被人吃了。因为元歌,准确的说因为中元帝国的态度,他们都不理会金泽宇。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们也瞧不起三清帝国和金泽宇的做派,小一辈的事情,小一辈人解决,你金灿吃亏,有本事就打回来,喊老一辈人过来出头,算你吗的什么事?让人看不起!

    金泽宇尴尬不尴尬的不重要,人家其他人玩得很嗨,男男女女的,有的已经串了座位,比如说,宫天翔身边两侧就都坐着美女了,她们不是嫡公主,是可以外嫁,是可以联姻的那一种,跟宫天翔在某些方面有共通点,总的来说,宫天翔很成功。

    “宣王子,你这来一次,目前还没有收获啊!”看着夜宣,元歌开口说道。

    “也不是没有收获,了解了中元帝国,再者有太子和公主招待,这次来的很有价值。”夜宣开口说道。

    “我母后可是说了,不管你对哪家的姑娘有意,她都愿意为你牵线。”元歌笑着说道。

    “改天去拜访王后,谢谢王后大人的美意。”夜宣点了点头。

    “阿谀奉承!”金泽宇不爽了,他被冷落不说,夜宣那边倒是自在的狠。

    唰!唰!

    两个酒杯朝着金泽宇飞了过去。

    挥动袍袖,震碎了酒杯,金泽宇站起身来。

    砸酒杯的人也起身了,一个砸酒杯的是东域太子宫天翔。

    站起身的宫天翔,右手上出现了他的长枪,龙枪太子宫天翔,玩得就是枪道。

    另外一个砸酒杯的就是宋宁了,宋宁来到了夜宣席位侧前方,没有人可以在她面前羞辱夜宣,哪怕对方是超越武道境的高手。

    除了宫天翔,刀奴和夜宣也站起身来。

    站起身的夜宣,看向了金泽宇,“屁话很多,你有什么套路,摆出来!”

    场面变了,刚才是一片其乐融融,现在是杀机一片,秦水君站起身,朝着夜宣这边靠了靠,她决定站在夜宣这一边了。

    “上清王,不了解宣王子和我们元家的情义,就不要乱开口,如果你是高兴的来参加宴会,本太子欢迎;如果是搞事情,那么不好意思,离开!”元歌脸色冷肃。

    他是这场宴会的主人,自然不会看着矛盾爆发,夜宣这一方虽然没有超越武道境的修炼者,但有多位武道极境,战起来不见得会输,而且一旦打起来,那事情就大了,很难收场,如果在中元帝国,秦水君、宫天翔和夜宣被人以大欺小的欺负了,中元帝国没有制止,那么就不好跟东域帝国和北域帝国交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