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正文 第276章 你笑什么

时间:2020-09-10作者:新版红双喜

    “你笑什么?你这笑容不太对啊!”看着夜宣,秦水君觉得怪怪的。

    “笑容不对……不能吧?我就是觉得现在的水君公主,与当时那挥动着大斩刀的霸气身影有些无法重叠。”夜宣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秦水君不知道怎么接话了,曾经的那场冲突,在夜宣的印象中很深刻。

    “别站着了,坐!”夜宣清洗好刚用过的茶具,泡了一壶茶,然后请秦水君坐下了。

    “谢谢!”知道夜宣记着之前的事情,然后还能热情的接待自己,秦水君内心还是有些触动,因为这是大气。

    “水君公主过来,应该是对中元王和中元王后对我的态度感兴趣,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元歌太子过去中毒了,我帮着解决了一下;另外元甄公主身体也有一些隐患,也是我处理好的,所以他们内心感谢我,不过对我来说,这些都不重要。”夜宣猜到了秦水君的来意,索性就把话说明了。

    “原来是这样,你说这些对你不重要,那什么对你重要呢?接触了一些时间,我确实没有发现你在意什么。”秦水君的一双秀目打量着夜宣,她知道夜宣说得是真话,一些事情夜宣就是不看重,王令说交就交回去了,一般人没这魄力。

    “什么才重要?这可不能告诉你,告诉你,你不就知道我的弱点了,这不合适!”听了秦水君的话,夜宣笑了笑。

    秦水君重重的点了点头,她认可夜宣这一句,因为夜宣如果说,那么她就真知道夜宣的弱点了。

    喝着茶水,秦水君换了一些话题,换了比较轻松一点的,如果每次见面都是谈正事,谈利益,会把人谈烦了,会不知不觉中抵触。

    “夜宣,你的不作为,可是把天翔太子坑惨了,他每天忙于花丛中。”看着夜宣惬意的喝茶,秦水君笑着说道。

    “哈哈!没办法,我做不来这些事,只能是他扛起来了,再者水君公主记一下,我现在是虞宣。”夜宣笑着说道。

    “嗯,口误,我记得了。”秦水君点了点头,她不知道夜宣为什么用了化名,但她尊重夜宣的决定。

    “谢谢!另外上次的交流会,我下手有些重了,水君公主不要介意,如果水君公主不敌视东域帝国,我们可以是朋友,水君公主什么时候到了东域帝国都是贵宾。”略微迟疑了一下后,夜宣对着秦水君说道。

    想到了宫天翔对东域帝国的付出,想到了宫天翔对他的期待,夜宣拿出自己的态度,不能勾搭,也可以成为朋友。

    “我知道了,让你拿出了态度很难得,怎么突然开窍了?”秦水君看向了夜宣,过去夜宣是没有这样的态度。

    夜宣没说话,为了东域帝国的利益,跟秦水君做朋友,这话说出来就是对秦水君的不尊重了。

    接下来的交流,秦水君比较开心了,最起码夜宣拿出了态度,不再是排斥,她不用再硬贴着搞关系。

    聊了一阵子,秦水君走了,是很高兴的离

    -->>

    开,百花会上的年轻俊彦很多,但她觉得有潜力,品行又比较的好的,很难有谁比得上夜宣。

    送走了秦水君,夜宣修炼剑法了,他是修炼七绝剑法的第六剑,剑飞九州寒!

    重生之后,夜宣再修七绝剑法,困龙出渊、伏杀百里、修罗七杀、龙战四野、鱼龙惊天舞,前五招他已经修炼回来,现在是元武境了,他觉得可以试试七绝剑法的第六剑。

    因为贵宾楼比较安静,没有通报,也不会有人打扰,夜宣修炼的很踏实。

    君子剑一次次的挥动,夜宣寻找着当初的剑法感觉,不成功就再来,他也不气馁,因为前世他修炼出第六剑的时候,已经是极武境,比现在高出两个境界呢!

    夜宣修炼,宋宁进行着警戒,她自然不会让人打扰到夜宣。

    几天时间下来,夜宣逐渐的找回了当初的那种感觉。

    “太子,事情要一步步来。”看到夜宣修炼的辛苦,宋宁开口劝说着。

    “谢谢宋姨,再修炼修炼,估计就差不多了,修为境界不够,就只能在剑道意境上下手。”夜宣开口说道。

    夜宣不参加宴会,除了元甄和秦水君偶尔来他这里坐坐,也没有人打扰他,主要也是因为搭不上话。

    随着各方人马的不断前来,百花会的正式开始时间也快到了。

    另外夜宣收到了消息,三清帝国来人了,是金灿的王叔,三清帝国的上清王,金泽宇!

    金泽宇来到了中元帝国,是因为三清帝国收到了金灿受辱的小子,太子受辱这是大事,三清王要顾及脸面不能前来,就派自己的弟弟金泽宇前来。

    金泽宇,超越武道境的修炼者,不过没有受封域王,因为对神武皇庭功勋不够,所以只是在三清帝国做着郡王。

    本身金泽宇过来,是打算让金灿滚回三清帝国,他找回场子,只是金灿预防到了这些事,已经跟另外一个帝国的王女打好了关系,为了三清帝国的外在关系,金泽宇责骂了金灿,但并没有让金灿滚回三清帝国。

    “叔叔,那个虞宣被中元王看重,所以侄儿无法找回场子。”看着发怒的金泽宇,金灿开口说道,如果没有受辱这件事,他不需要跟金泽宇低声下气,因为他是太子,可现在不行,他的地位岌岌可危,不敢再嚣张。

    “怎么被看重?把话说明白。”越看金灿,金泽宇越觉得不顺眼,三清帝国王族,怎么就出了这么一个没骨气的,他觉得帝国太子的身份摆在哪里,东域帝国的域王子就不敢杀,金灿是被人家吓破了胆。

    听了金灿的述说后,金泽宇知道事情有些麻烦,中元王的话很重,域王来了什么待遇,夜宣就什么待遇,那么他想直接用强,就不合适,等于打了中元王的脸,在中元帝国打中元王的脸,那他讨不到好处,而且会很难收场。

    “不要紧,他必须死,没有人可以打我们三清帝国的脸面。”虽然形势有点不好,但金泽宇没收回想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