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178章 活活摔死

时间:2020-08-12作者:新版红双喜

    刀王!

    刀王和刀狂不同,刀狂是掌握了刀意,而刀王比这更高一个层次,掌握刀势,可以借助战刀施展自己的气势,对敌人形成压制。

    陆斩就是这个层次,所以宫天翔很担心夜宣。

    按照见识、经验和境界,是夜宣强,因为他曾经达到了剑圣层次;可按照现在的底蕴,他远远不如陆斩,虽然陆斩要将修为压制到天元境,但他的刀魂火候、身躯力量等等,还是原来的境界,刀魂可以支撑他施展刀意和刀势,而夜宣是做不到这点的。所以即便夜宣的前世是剑圣、即便是陆斩压制了修为,这一场战斗也是对夜宣不公平。

    不过夜宣不在意,如果罗浅雪在,他会束手束脚,可现在罗浅雪被驱逐了,他可以放开手脚一战。

    战刀挥展,陆斩朝着夜宣攻击了。

    右手一抖,君子剑挥动,夜宣跟陆斩对战了起来。

    叮!

    武器交接,夜宣和陆斩都退后了一些距离,然后再次朝着一起冲去。

    “玄武境的刀王,在力量对碰上,没占到一丝便宜。”观看战斗的姜泽开口了,此时的她内心有些紧张。

    听了姜泽的话,战台上的夜宣知道了陆斩的境界,原来是玄武境层次,跟偷袭他的那位妖修相当,只是现在他不能施展超过真武境的修为,如果施展超过真武境的修为,那么东域的高手就会要了他的命。

    陆斩的内心也是受到了冲击,他虽然不是妖修,不主修身躯和力量,但过去的修炼路上,他也注重了这一方向,可现在与夜宣力量的对碰上,他竟然压制不住夜宣,难道夜宣是兽修?这不可能的,夜宣的气息就是人族,再者归元山也不可能收兽修当核心弟子。

    战台上,夜宣和陆斩拼杀激烈了起来,夜宣也是放开了战斗,施展出了七绝剑法的第二剑伏杀百里,跟陆斩对碰。

    叮!

    陆斩战刀一个震颤,刀意加持到了战刀上,战刀挥动朝着夜宣斩出。

    玄元之门开启,剑魂之力加持到了君子剑上,夜宣的剑法变了,从伏杀百里转变成了修罗七杀!带着凛冽杀机的剑意也迸发了,顶住了陆斩的刀意冲击,然后开始反压!

    剑意和刀意对拼,正常来说火候一样,没有优劣之分,但夜宣的剑意不同,他施展了七绝剑法中的修罗七杀,不只是带有剑意冲击,还有着杀意辅助,所以陆斩吃亏。

    夜宣的修罗七杀,一剑连着一剑,将陆斩压制。

    “伏魔刀!”低吼了一声后,陆斩的刀法变了,施展出中元山的地级刀法。

    在陆斩勉强挡住夜宣修罗七杀的时候,夜宣的剑法再次变化,修罗七杀施展完毕,变成了龙战四野,剑道威能再次提升,是霸道之剑,还是压着陆斩攻击。

    被夜宣压制着不断后退,陆斩身上的气息一个升腾,修为境界从天元境上升到了真武境,接着刀法变了,因为进入真武境,他可以借助战刀,施展刀势朝着夜宣压制!

    “不要脸!”姜泽开口骂了一句,开战之前陆斩说过了,用天元境修为战斗,现在撕毁了自己承诺,当然了,夜宣说了允许,所以他这不要脸也是在规则之内。

    受到了陆斩的刀势冲击,夜宣之前半开的玄元之门全部打开,墨麒麟战魂出现在身后,剑魂之力也完全爆发,加持到了君子剑上,手里的君子剑再次变化,鱼龙惊天舞!

    夜宣施展了鱼龙惊天舞,引发了一些异象,雷光出现了,雷光迸显与陆斩的刀势发生了冲击。

    在雷光之中,夜宣君子剑爆发,刺穿了陆斩的防御,接着剑气迸发,刺入了陆斩的胸口,剑气击中陆斩后,夜宣左手一记真龙拳,轰在了陆斩的腹部。

    遭受了重创的陆斩身子倒飞出去。

    陆斩心里震惊,败了……他就这样败了,败了就败了,最起码没死!

    就在陆斩的身子要掉落战台的时候,让他震惊和恐怖的事情出现了,他的身躯并没掉下战台,因为他的脚踝被夜宣抓住了。

    “你跑得了么?”左臂发力,抓着陆斩的脚踝骨,夜宣将陆斩的身子抡起来,抡过头顶,接着摔在战台上。

    “咔嚓!”

    脆响声传出,让围观者牙根发麻,这一下狠摔,陆斩骨头不知道断了多少根!

    “你上战台了,我就是死人?”问了陆斩一句,也不等陆斩的回答,夜宣左手再次发力,提着陆斩的一条腿抡起来,抡过头顶,再次摔在了地上。

    “讥笑我东域无人?”抡起陆斩,夜宣又是一下。

    三下之后,陆斩没气息了,脑袋被摔裂,脖子被摔断。

    跟剑修战斗,却被摔死在战台上,这是陆斩想不到的。

    抖了一下手臂,确定陆斩没气息了,夜宣上前,将陆斩手上的储物戒指拿下来,战刀收了,接着一脚踢下战台。

    “东域有没有人,你们说的不算,谁还要战?还有谁!”发带已经崩断的夜宣,身上的气势和气息十分的强烈。

    北域没人动了,刀王啊!陆斩施展了刀王的能力,然而并没有翻盘,被夜宣虐杀在战台上。

    场面尴尬了,夜宣站在战台上,北域没人出战,陆斩在北域可是很有名气的刀王,这次过来他都没打算出战的,结果被夜宣活活摔死。

    “你够了!难道东域指望你一个人战斗到底?还是说你们东域除了你夜宣,再没有其他人?”秦水君站起身来,她不起身不行了,夜宣站在战台上,北域就无法继续下去。

    “本身呢,这场交流战,我就是为归元山出战几场而已,是你的眼神让人讨厌,北域这几天死在我手上的那些人,准确的说,是被你的眼神葬送了。”看着秦水君,夜宣开口了。

    秦水君的脸色变了变,因为夜宣这是诛心之言,等于将北域战死之人的账都甩到了她的头上。

    “那就是说,我们之间是私怨了,本宫随时等着你来找回场子。”秦水君不想再多说,她现在就是想将夜宣轰下去,因为在天元境层次、在真武境层次,北域修炼者玩不过夜宣,再上去也是送死,差距太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