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0122章 认出来了

时间:2020-07-28作者:新版红双喜

    “姜泽你错了,夜宣是东院弟子,也是归元山的弟子,不管是来自流星殿的打击,还是昭南郡国的报复,我们归元山都会扛下。”一直不发表态度的姬苍云开口了。

    “多谢长老、多谢院主,夜宣很感谢宗门的支持,但这中间牵扯一些个人恩怨,夜宣还可以顶得住。”夜宣开口说道。

    交流了一下后,归元山一行人准备回转归元山了,武道决战胜利,这次的出战结果就是完美的。

    最让姜泽和姬苍云欣慰的是,这次的武道决战,归元山出了一人才,一可以越级战斗的剑修,这要成长起来,可以主导一个区域的大局面,甚至可以主导一个时代。

    坐在兽车内的夜宣一直打坐修炼状态,他在整理这一次武道决战中的收获,与昭承的战斗,他几乎是施展了自己的极限实力,是极元境的实力;与求真的战斗中,他也是爆发了全部战力,不施展七绝剑法的第五剑,他无法击败囚争,囚争是真武境修炼者,这不含任何水份。

    “夜师弟,你击杀囚争的那一剑叫什么名字?”看着打坐的夜宣,君璇玑开口了。

    睁开眼睛看向了君璇玑,夜宣迟疑了一下,说么?鱼龙惊天舞,如果传到有见识的人耳中,会猜到他修炼的七绝剑法,不说就是不相信人家了,这有伤情份。

    “夜师弟,我们发誓,绝对不会泄露半句。”看着夜宣迟疑的眼神,凌素素开口了。

    君璇玑也是点头,她太好奇了,而想要知道,那自然是要守口如瓶。

    “鱼龙惊天舞!”夜宣开口说道。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凌素素看向了夜宣。

    夜宣摇了摇头,“不是!这一招剑法,是所创之人看到龙鱼渡劫时候,飞舞战斗的情况所创,就取了这个名字,当然了,不否认他喜欢这首诗词吧!”

    “你在来时路上突破到的天元境,短短的几天内就将这招剑法修炼出了火候,这太了不起。”君璇玑开口说道。

    夜宣没有再说什么,七绝剑法是融入到他骨子里,融入到他灵魂中的剑法,哪里是短短几天就修炼出火候。

    “这次回去后,你可以再入归元路,按照你在天元境无敌的实力,可以拿下归元山弟子排名第一。”君璇玑看着夜宣说道。

    “君师姐,我对那些没兴趣,能排入前十就很好了。”夜宣笑了笑。

    君璇玑没再说什么,她明白夜宣就不在意虚名,很多事情,夜宣就不看重。

    “很快的,宫师姐也会得到消息,我们归元山东院,谁还敢瞧不起?”凌素素最开心了,这一战她们桃花谷出名了,夜宣的名字也将传遍东域。

    姬苍云的兽车内,姜泽和姬苍云对面坐着,两人中间是冒着热气的一壶茶。

    “姬老,在夜宣的培养上,姜泽是无能为力了,但还请将他留在东院。”看着姬苍云,姜泽开口说道,她内心有担心,担心回到归元山后,山主和另外一位镇宗长老会做出其他的决定。

    “本座明白,他的培养……他还是自我修炼好了,他有自己前行的方向。”姬苍云开口说道。

    “谢谢姬老。”姜泽开口说道。

    “带领东院,你很不易,不是受东院所累,你可能会有比现在更高的成就,你一心为了东院、为了宗门,宗门怎么会不考虑呢,一些事情不用多想,你只要知道东院出了一个了不起的弟子就可以了。”看着姜泽,姬苍云满意的点点头。

    姜泽离开了,去了凌素素几人的兽车,她想多了解一下桃花谷的四个弟子。

    看着姜泽离开后,姬苍云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困龙出渊、伏杀百里……鱼龙惊天舞,真的是七绝剑法,东剑阁后继有人了。”

    没见过七绝剑法的剑典,但姬苍云见过几招剑法的分解手札,所以能辨认出来,所以这两天他一直思考,他知道这些不能说出来,且还要帮着夜宣藏下去,藏到夜宣强大到可以扛住一些事。

    “千年前,东剑阁少年剑圣横空出世,让东剑阁名扬天下;千年后我归元山东院还会再出剑圣的,你神武皇庭能压制到几时?”姬苍云的端着茶杯的手一用力,茶水变成蒸汽,茶杯变成了飞灰。

    夜晚宿营,夜宣还是呆在他的小破帐篷内潜修,这点是别人劝说不了的,君璇玑有伤,需要兽车换药,他呆在里边不方便。

    归元山的弟子对夜宣都很尊重,但不打扰夜宣,他们知道夜宣不排斥他们,但性格比较孤僻,不太愿意与他人交流。

    夜宣的崛起,受到影响最大的是秦瑶,仅仅两年时间,夜宣变得她不认识了,这还是那个九次觉醒武魂失败,自卑到不与人交流的夜宣么?现在的夜宣还是不愿意与别人交流,但绝对不是自卑,是孤傲,是难以接近的孤傲,夜镇、昭承之流,远远无法相比,是气质和气势的差距。

    看着夜宣的帐篷,再想到自己的处境,秦瑶脸上出现了一丝苦笑,为了夜镇,她背叛了归元山,但在她有危难的时候,夜镇正眼都不看她一眼,是弃之敝履,她也知道接下来她不会有好结果,没有人能救她,她的父亲和秦家没有能力,夜无涯也不会管这件事,就算是想管也没有能力,昭南郡国都没有影响归元山的能力。

    “后悔么?”凌素素到了秦瑶身侧。

    “没什么可后悔的,做出了错的选择,那就有承担后果好了,归元山有什么处置,我秦瑶都接着。”秦瑶开口说道。

    “不是说这个,我是说你放弃了他,选择了没有担当的夜镇。”凌素素摇了摇头。

    “每个人都有看走眼的时候,再者夜宣和夜镇之间,不是我做选择,是家族的主导,所以没有什么后悔的说法。再者你觉得流星殿和昭南郡国会让他活着么?”秦瑶看向了凌素素。

    “他们敢?”凌素素脸上出现了杀意。

    “没有他们不敢的事情。”秦瑶摇了摇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