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0108章 还是要杀

时间:2020-07-24作者:新版红双喜

    夜宣回来,君璇玑和凌素素就知道了,不过她们二人没有打扰,她们知道从归元秘境回来的修炼者都需要沉淀自身,再者夜宣插着院门,证明了是在修炼中。

    “君师姐,夜师弟在归元秘境内修炼了多久啊?这么久了才回来。”看了一眼夜宣居住的阁楼,凌素素开口说道。

    “素素师妹,这件事我们就不要打听了,他不说,我们两人难为情;说了呢可能又不合适,要知道进入归元秘境内,一切都属于秘密。”君璇玑对着凌素素说道。

    凌素素点了点头,一些规矩她知道,就是对夜宣的情况好奇罢了。

    闭关了半个月,修为沉淀稳了,夜宣才停止修炼,不过他没有打开门户,就在院子内修炼剑法。进入归元秘境,他不只是修为境界提升到了瓶颈,剑法和身法都得到了洗礼,现在需要梳理,需要将心得记住。

    白天在院子里修炼基础剑招,夜晚夜宣就到桃花谷外,找安静的地方修炼七绝剑法,过去的七绝剑法适合高修为境界的修炼者,现在他要改掉这个弊端,适合所有修炼者修炼,不分修为高低,这样才算真正的完善。

    安静的修炼了半个月后,夜宣才推开院门,来到了内谷。

    “夜师弟来了,坐下喝茶!”君璇玑对着夜宣指了指茶桌边的椅子。

    对着君璇玑点了点头,夜宣坐下了。

    “修炼的可顺利?”给夜宣倒了一杯茶水后,君璇玑开口问道。

    夜宣点了点头,然后拿过了茶水。

    在夜宣喝茶水的时候,凌素素也过来了,她坐在夜宣的身侧。

    君璇玑和凌素素都没有询问夜宣进入归元秘境的事情,这是之前就说好的。

    在君璇玑和凌素素这里坐了坐,夜宣就离开了,他现在需要做的是放松心境,他已经修炼到了极元境极限,接下来是稳固和沉淀,火候到了,自然也就突破了。

    关于夜宣的状态,君璇玑和凌素素都懂,有时候会到夜宣的院子坐坐。

    这天夜宣在院子内来回踱步思考事情的时候,姜泽进入了夜宣的小院。

    “院主大人来了。”夜宣请姜泽坐下了。

    “精神状态很不错,就差突破的契机了,这一关需要好好沉淀、好好感悟天地元气,只有境界够了才能突破,不少惊才绝艳的天才卡在了这一关。”姜泽对着夜宣说道。

    “夜宣明白,会好好的沉淀。”夜宣开口说道,他修为沉淀好就可以突破的事情,自然不会随意的说出口,有些事自己知道就好,没必要说出来。

    “还有呢!你把你的身份令牌拿出来,这次你进入归元秘境,消耗了一万功勋积分,但你打破了修炼记录,山主亲自下令谕,奖励你五万功勋积分,够你再进几次归元秘境了。”姜泽对着夜宣说道。

    “还有这样的好事?那晚点夜宣去功勋殿领取。”夜宣不太想麻烦姜泽,他是不愿意与别人走的太近,别人需要跟院长打好关系,他没这个兴趣。

    姜泽摇了摇头,“不行!情况特殊,需要到主峰去找山主,找塔尊器灵才能解决。”

    听到了情况特殊,夜宣就将自己的身份令牌拿给了姜泽。

    “真的很棒。”看了看夜宣,姜泽离开了,她很欣赏夜宣。

    送走了姜泽,夜宣就在桃花谷内散步,继续思考着一些问题,离着归元山和流星殿的武道决战,还有一个半月的时间,这一个半月的时间,足够他突破了。

    昭南郡国。

    夜宣和昭承都得到了流星殿的令谕,应该说是流星殿对门下的弟子都下了通知,最近都要回宗门,然后选出十人参加与归元山的武道决战。

    其实接纳了秦瑶之后,流星殿的高层就有些后悔,这等于是捅了马蜂窝,归元山就不会罢手,这一段时间来,流星殿的人马损失很重,所以才提出了以这一场武道决战结束纷争。

    不接就意味着怕了,所以归元山接了。

    对于归元山来说,这是一场不能输的武道决战,输了,那么就不能再追究叛逆求药的事情,等于是认栽。

    这件事夜无涯也知道了,他现在是昭南郡国的太宰,消息也是极为灵通。

    “夜镇,你现在是天元境层次,按理说没有什么问题,但凡事都有变数,所以必须谨慎再谨慎,不要强出头,差不多就行了。”夜无涯提醒着夜镇。

    对于变数两个字,夜无涯现在深有感触,原本觉得拢住柳太师,培养夜镇就足够了,所以柳王后打击虞妃和夜宣的事情他没过问!不知道?他身为东元王国的国主,这些事如何能瞒得住他?可现在是什么情况,等于丢了西瓜捡了芝麻,而且不只是利弊得失,还惹怒了虞王府,虞王府如果出手打击,那么就没有夜家和他夜无涯的好日子。

    “父王的提醒,儿臣记下了。”夜镇躬了躬身,他有些纳闷,最近他的父亲消沉了很多,按理说成为了昭南郡国的太宰,又是无涯国的国主,该意气风发才是。

    “希望你是真的记住了,还有一件事,如果遇见夜宣那个小畜生,不要跟他起争锋。”夜无涯看了夜镇一眼,他突然觉得在气度和气势上,夜镇和夜宣有着不小的差别,夜宣敢跟他叫板,而夜镇是唯唯诺诺的,简直是两个极端。

    “不与夜宣争锋?他惹出来多少事端,他该死!”听到夜无涯说不能与夜宣起争端,夜镇心里就有些不痛快,他已经是天元境了,难道夜无涯还没有放弃夜宣么?

    “他是该死,但不能是我们杀,最起码是不能在明面上杀,下去吧!”夜无涯摆了摆手,他是真不愿意提起夜宣这个名字,这个名字诉说着他的眼瞎和昏聩。

    再次躬了躬身,夜镇下去了,夜无涯提醒他谨慎行事,他记下了,但不与夜宣起冲突,这点他做不到,别给他机会,给他机会,他一定要弄死夜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