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0066章 一个笑话

时间:2020-07-12作者:新版红双喜

    喝着茶,夜宣不说话,他当然知道千雪剑诀是东剑阁的绝学,东剑阁他太熟悉了,只是他不能说,如果身份被人知道,那是要出大事的,没成长起来会被再次灭掉,神武皇庭的女帝林霜华千年前能弄死他,现在发现他的行踪,自然也会毫不犹豫的再次将他咔嚓。

    “千雪剑诀是我家老祖所创作,典籍封印在归元天山东剑阁,想要修炼千雪剑诀,有两个途径,对归元山有大功勋的归元山所属;另外是就是修炼到天元境的君家弟子,我是后者。”喝着茶,君璇玑说着一些千雪剑诀的事情,不管夜宣知道不知道,她都想说。

    夜宣还是不说话。

    “看来你是真不想说,那我也不勉强你,你了解千雪剑诀,如果你看到哪里不对,那么可以告诉我。”看着不说话的夜宣,君璇玑也是无奈。

    “好!”夜宣点了点头,千雪剑诀他懂,只是不适合他修炼罢了。

    喝了两杯茶,夜宣和君璇玑从茶楼内出来了,接着在大街上又走了走。

    “其实我真的很想知道,你为什么了解千雪剑诀。”快到居住的小院了,君璇玑再次开口。

    “你家老祖还活着么?”夜宣开口反问了一句。

    “云游四方,归元山没有大危机,宗门也不会传信给他。”看着夜宣,君璇玑开口说道。

    “将来你会明白的。”说完话夜宣进入了小院,他明白了君璇玑为什么在东院地位高,因为她是归元天山君家的人,是归元山真正的嫡系,说起来比那些太子、公主地位高多了,九天十地十八州,王国、郡国很多,但超级势力就那么几个。

    接下来的几天,夜宣一直是观战,但君璇玑的战斗欲望变得十分强烈,经常出手,出手就不留情。

    夜宣知道君璇玑有些情绪,但这没办法,他觉得自己错了,就不该多开口,装作不认识就好了,可君璇玑的千雪剑诀修炼的偏了,不纠正一下会越来越偏。

    又一天对峙下来,夜宣主动约君璇玑出去走走,夜宣的主动,让君璇玑比较诧异。

    夜宣没有去什么酒楼茶馆,带着君璇玑出了小城。

    “你最近的偏激,是给我压力,我不希望看到你这样,今天我说说千雪剑法,然后你就当我什么都不知道,不要让我为难,也不要伤了我们师姐师弟之间的情份。”到了小城外,看着君璇玑,夜宣开口了,最近几天君璇玑的偏激变化,等于是在逼他。

    “好!”君璇玑点了点头。

    闭眼思考了一下,夜宣抽剑出鞘,施展出了他了解的千雪剑法……

    看着夜宣施展的千雪剑法,君璇玑眼内出现了震惊,因为意境跟她领悟的不同,夜宣的施展的千雪剑法,让她感受了情绪,情绪充满了一个区域,真得跟剑典总纲记录的,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意境相同。

    随着一剑斩出,夜宣收剑入鞘。

    “我是极元境,不到天元境,无法引动风雪异象,因为修为境界的原因,我也只能施展这么多。”收剑入鞘后,夜宣对着君璇玑说道。

    “你有多少秘密,我君璇玑就为你守住多少秘密!违背这个誓言,天诛地灭!”看着夜宣,君璇玑开口了,她可以确定夜宣身上有着大秘密,所以拿出了承诺,拿出了誓言。

    “能告诉你的时候,会告诉你的。”夜宣点了点头。

    随后君璇玑又修炼了一阵子剑法,这才跟着夜宣一道回了小城内,她的情绪明显高了起来,因为看了夜宣施展的千雪剑法后,她的思路清晰了,知道了接下来剑道发展的路线。

    回到了别院内,吃了丹药后,夜宣就打坐修炼了。

    夜宣是很稳,但君璇玑内心极为不平静,因为一些事情她想不通,夜宣过去的生活是明的,一直在东元王国内,九次觉醒武魂失败就是证明,夜宣一直生活在东元王国,那怎么知道归元天山东剑阁的事情?别说一个外人,就是归元天山的高层对东剑阁的了解也是甚少,可夜宣施展了正统的千雪剑法。

    难道家族老祖游历到了东元王国,见过夜宣?可也不对,夜宣主修的剑法不是千雪剑法,见到了她家族老祖,那么修炼的也应该是千雪剑法才对,难道是家族老祖传承了其他的剑道给夜宣?

    思来想去,君璇玑也觉得只有这个说法能说得过去。

    一夜时间过去,归元山、昭南郡国所属再次开战,主要是东华郡国和昭南郡国的争锋,必须要分出一个高下,双雄傍地走,谁怂谁是狗,这种局面下谁都不会退却。

    夜宣几人坐下观战后,昭南郡国的三王子华宇过来了,他对着君璇玑称呼了一声师姐,喊了宫羽、凌素素师妹,然后朝着夜宣也抱抱拳,称呼了一声夜师弟。

    “夜宣,这一位是我们归元山弟子排名第二的华宇师兄。”扭头看着夜宣,宫羽做了介绍。

    “夜宣见过华师兄。”夜宣开口打了招呼。

    “东华郡国事情比较多,前几年我就回到了东华郡国帮着父王处理国务,听说过夜师弟的事情,但一直没有机会见面。”华宇开口说道,他的态度很温和,没有那种颐气指使的气息。

    “夜宣是归元山的新人,还需要师兄多照顾。”看着华宇,夜宣开口说道。

    “夜师弟太客气了。”跟夜宣、宫羽和凌素素说着话,华宇也看着战场,至于君璇玑,她没有交流的兴趣,一直以来都是这样。

    昭承看着夜宣和宫羽,看着两人不时的说话,他就格外的生气,那是他的未婚妻,现在跟别的男人窃窃私语,这是打他的脸,有人看向他,他觉得是嘲笑他,现在的他心态有些崩了,可现在又不能出战,因为出战,也没有和夜宣对战的机会。

    “夜镇,喊你们流星殿的人出战,约战那个夜宣,必须弄死这个狗东西。”自己不能出战,昭承看向了夜镇。

    夜镇闭眼思考了一下,然后朝着流星殿高层所在的区域走去,他也迫切的希望夜宣死,夜宣活着,他就是一个笑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