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0056章 我等着你

时间:2020-07-09作者:新版红双喜

    “你威胁我?”听了昭承的话,夜宣不爽了,你自己脑残看不出什么火候,然后就跟别人发狠?

    “不是威胁你,本太子说得是事实。”眯着眼睛的昭承,身上透着很强的杀意。

    听了昭承的话,夜宣笑了,“我就等着你的事实,你想如何,我都接着,记住了,我叫夜宣!”

    说完话,抓着宫羽的手臂,没理会暴怒的昭承,夜宣离开了!

    在昭承身上能量涌动要出手的时候,姜泽身子一闪,拦在了夜宣和宫羽的身后区域,君璇玑右手也握上了剑柄。

    在归元山动手?她们不会允许。

    在双方对峙的时候,一个老者出现了,其袍袖一甩,将昭承释放的能量震散,“公主说过了,你有事去东域帝国,跟公主放肆,你还不够资格!”

    看了看着灰袍老者,昭承抱抱拳后退了,他见过这老者,东域帝国东域王的亲随,实力强悍,出现在归元山,那就是保护宫羽。

    没有再说什么狠话,昭承带着人马离开了。

    目视昭承一行人离开后,老者看向了姜泽和君璇玑,“不用诧异!你们就当老朽是一扫地的就好,今天就当没见过。”

    姜泽对着老者抱了抱拳,随后带着君璇玑、凌素素离开,老者是拿着一扫把,确实干着扫地的事情,可刚才爆发的气势,说明了人家就是一顶级强者。

    “玩大了,这次好像是玩大了。”离开了贵宾楼,姜泽摇着头,她哪里想到会有这些事情。

    “宫羽师姐玩得大不要紧,她有后台,可夜师弟这不是被坑了?本身东元王就想弄死他,现在又多了一个昭南太子,他怎么办?”凌素素有些不高兴了,她和夜宣最早认识,不希望夜宣出事情。

    “素素师妹不用担心,宫师妹不是那种将麻烦惹下了,然后就不管的人,接下来她会处理好的。”君璇玑看出了凌素素有情绪。

    “你放心,大家不会看着他出事不管,不过宫羽确实挺坑的。”姜泽也有些无奈,宫羽为了摆脱昭承,将夜宣拉下水,她身为东域帝国的公主,可以不把昭承当回事,但是夜宣不行啊!

    离开了东院贵宾楼的视线,夜宣松开了宫羽的手臂,接着起身离开,他面对昭承不认怂,不代表就认下了宫羽摆他的这一道。

    看着离开的夜宣,宫羽的眼内满是愧疚,她自然明白,今天的事情她欠考虑,没考虑到夜宣的感受。

    回到桃花谷的阁楼,夜宣给自己泡了一壶茶,然后开始思考,他不在意多昭承一个敌人,这九天十地的唯一女帝他都不怕,会怕一个昭承?只是这种感觉让他不爽。

    不长时间宫羽来到了夜宣的住处,夜宣没说话,也没接待。

    “师弟,抱歉啊!不要生师姐气,后续的事情师姐会处理好!”看着夜宣,宫羽有些歉意的说道。

    “不用再说了,师姐有事情需要夜宣帮忙,可以直接说,不至于当夜宣是傻子。”夜宣看向了宫羽。

    这时候君璇玑和凌素素也来到了夜宣的住处,都看向了宫羽。

    “师弟你不要这么说,我从来没当你是傻子,今天的事情是我做得不对,可并不是要骗你,我来喊你的时候,没有时间解释,没有时间将事情跟你说清楚,并不是故意要隐瞒,我觉得事后跟你说清楚就可以了。师姐、师妹,你们倒是说话,那一阵子,我真没有时间细说。”看着夜宣,宫羽开口解释着。

    “师弟,确实是这样,你宫师姐并不是刻意要利用你。”看了看宫羽后,君璇玑对着夜宣说道。

    “这个事情过了,你们去忙吧!”夜宣摇了摇头,他知道帮宫羽应该,但这事他内心就是不爽。

    看了看夜宣,君璇玑拉着宫羽离开,她知道夜宣内心有情绪,这情绪并不是马上就能下去。

    叹了口气,宫羽对着夜宣欠身,再次表示歉意,这情况夜宣不能无动于衷,伸手拖住了宫羽。

    “师弟,真不要生气,晚点我再过来。”对着夜宣点点,宫羽跟着君璇玑和凌素素一起离开了。

    君璇玑、宫羽和凌素素走后,夜宣抽出了战剑,开始修炼剑法。

    每一次内心有情绪的时候,夜宣都会修炼剑法,改变自己的心境。今天的事情对他刺激很大,宫羽是公主,千年的那一位也是公主,今天宫羽想要他帮忙,而千年前的那一位是想要他的命。

    “君师姐、素素师妹,你们别这么看我,我不会让夜宣受欺负的,昭承动他,我就要昭承的命。”回到住处,看着君璇玑和凌素素,宫羽开口解释着。

    “嗯!能理解你,不过夜师弟的情绪挺大,正常来说不应该的。”君璇玑有点不理解,她觉得宫羽欠缺一个解释,解释了,事情也就过了,可夜宣的情绪还在。

    她们哪里知道,千年前夜宣吃过女人,也是公主的亏,内心有抵触。

    接下来的两天,君璇玑几人都没找夜宣,她们觉得夜宣需要一点时间淡化情绪。

    缓和了两天情绪,夜宣进入到剑阁内修炼了,他是一边强化剑魂,一边冲击基础修为,他快要到玄元境极限了,也就是这几天的事情。

    在剑阁内修炼了三天,夜宣回到住处的时候,发现宫羽在他住处的院子内等候着,坐在茶桌边,手拄着下巴,都打瞌睡了。

    摇了摇头,夜宣拿了一件外袍,给宫羽披上了,被当挡箭牌,影响了他的内心,但他知道宫羽说得也是实情,那一天她确实没有过多的时间解释。

    被夜宣盖上衣袍,宫羽就醒了,醒了就站起身来。

    “师弟,你还生气呢!”看着夜宣,宫羽开口了,话语声有些低,比之前拘谨了,之前她和凌素素可以对夜宣推推搡搡的,因为关系亲近,可现在差了一些。

    “没有生气,以后有什么事情师姐说在明处就好,天色晚了,更深露重的,师姐也不注意自己。”看到宫羽头发上有露水的雾气,夜宣知道,宫羽等候的时间不短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