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19章 她别有用心

时间:2020-06-30作者:Psyche酱

    温成国凝视着她,若有所思。

    丁冬想,背景交代得差不多了,点到即止,是时候该退场了。

    谁知就在她准备开口找借口走人的时候,温成国却主动问道:“苏小姐在国外修的是什么专业?”

    丁冬凝视着他,出言答道:“金融管理。”

    温成国微微点了点头,思忖片刻,问道:“有没有兴趣来盛达工作?”

    丁冬诧异地看着他,苏氏夫妇也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向她伸出了橄榄枝。

    “真的吗?”丁冬向他确认,眨巴着眼睛有些难以置信。

    “既然苏小姐来a市主要也是为了学习,不妨在我手下历练,我亲自带你,苏先生苏太太想必也放心。”温成国面上带笑,语气真挚。

    丁冬激动地看着他,又看了看苏氏夫妇。

    本来只是想让温成国认识自己,这结果比她预想的还要好。

    苏太太脸上带笑,点头答应:“有温总带我们可就放心了,苏家家业迟早有一天也要交给我们家这对姐妹花,现在芮芮的姐姐已经开始准备接手公司了,等芮芮有了工作经验,再让她回c城辅佐她姐姐,这样真是极好的。还得谢谢温总给我们家芮芮这个学习的机会。”

    苏家两个女儿,一个苏可欣,一个苏可芮。姐姐苏可欣比妹妹年长三四岁,将来会成为苏家的继承人。

    这下丁冬也有正统的理由可以接近温成国了。

    两人于是交换了手机号,又聊了几句无关紧要的事情,宴会便已然接近尾声。

    温氏夫妇先借口回了公司,丁冬也提出离场。温成国送丁冬上了车,还站在原地目送着车尾灯渐渐隐没在视线里,方才敛了目光。

    外面的雪已经下得有些大了,温成国站在一片寒风里,抬起手看了看自己沾着红酒渍的袖口,目光晦暗不明。

    片刻后,他对身后的人吩咐道:“查一下这个苏可芮的底细。”

    任凭那个女人吹得多么天花乱坠,他也不会完全相信。只有确定了她的身份以后,他才能够安然地信任她。

    ————

    酒店二楼,贵宾休息室。

    这里很空荡,只有封承煜和殷琴琴两个人。

    封承煜将胳膊从殷琴琴的怀里抽出来,缓步走至窗边。自从离开了温成国等人后,他的表情就一直不太对。

    殷琴琴小心翼翼地看着他,心中惴惴不安。虽然刚刚及时挽回了,但难保自己随口说出的一句话会不会坏了他的计划。

    她不是什么没有脑子的人,相反她很聪明,和封承煜认识这么多年,她早已学会了摸透他的心思。只要他一个眼神,她就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阿煜……”她小声地叫他:“刚刚那个,真的是丁冬?”

    如果真是丁冬,那封承煜一定知道她的存在,甚至有可能,今天丁冬的出现就是他安排的。

    她没有想到,这个已经消失三年的人还能再出现在封承煜的生命中。他们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丁冬怎么可能三番两次地搅乱他的生活?

    “琴琴。”封承煜没有直接回答,只是垂眸看着她,眼神晦暗:“你差点坏事。”

    她一直很乖,规规矩矩从不越界,做事也让人放心。封承煜一直不曾苛责过她,不仅仅因为她是自己的青梅竹马,更因为她深得他心。

    殷琴琴总能知道他在想什么,总是恰到好处,落落大方。所以他愿意带着她,甚至愿意默认公众对两人关系的误解。

    她瘪了瘪嘴,有些委屈:“我不知道你有计划呀……如果你提前告诉我的话,我就不会多嘴了。”

    她对于自己被蒙在鼓里这件事觉得不甘心,他本可以提前吩咐好让她不要多事,可他什么都没有告诉她。

    封承煜睨她一眼,面上表情阴晴不定:“你是在怪我?”

    殷琴琴被他的眼色吓得噤了声,嗫嚅道:“我没有……”

    他做事从来都是随自己心意,不需要任何人指手画脚。他愿意说,她就得听着,他不说,她也不能有任何怨念。

    她看着封承煜的面庞,内心挣扎了片刻,还是出言道:“阿煜,你别忘了,三年前她是怎么音讯全无的。她出身不好,黎阿姨也说她接近你是别有用心,就算你现在是在利用她,也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闻言,封承煜眸光闪了闪。他没有出声,片刻后,他背过身去,看着窗外洋洋洒洒的鹅毛大雪,俊眉微蹙。

    少倾,他才开了口,声线低哑:“你不用管,我自有安排。”

    殷琴琴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咬了咬牙,最终还是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走出了休息室。

    他像雕塑般直挺挺地站在窗边,俊美的面庞倒映在玻璃上。酒店外是一片漆黑与雪白交相辉映的风景。他垂眸,看着楼下的温成国站在酒店门口,送丁冬上了车。

    黑色的suv在视线中逐渐驶远,他收回视线,拿出手机打给丁冬。

    她很快就接起,语气疏离而平静:“封先生。”

    他微微启唇,些许停顿后只说出一句:“进展怎样?”

    “温成国邀请我去盛达工作,似乎有意培养我。但我不确定他是不是另有防备,刚刚在大厅他有意把话题往你身上引,应该是有所怀疑。”她的声音温润如水,分析得冷静而细心。

    封承煜的手指微微收紧,眼底翻涌起晦暗的情绪。

    “你不用分心。”他这样说着:“我来打点一切,你只要做好你的苏可芮就行。”

    “知道了。”丁冬回答。

    一片寂静,谁都没有主动挂电话。

    “封先生?”她试探地问了一句,却只听见电话那头嘟嘟的忙音。

    丁冬把手机拿离耳边,看着逐渐熄灭的手机屏幕发了会呆。

    很快她就移开视线,转而看向窗外飞速倒退的雪景。

    不知怎的,脑海里又飞速掠过殷琴琴的脸。

    她想,殷琴琴应该是讨厌自己的,并且从三年前就开始讨厌了。毕竟她曾经和封承煜有一段过往。而殷琴琴是一直陪在他身边的那个人。

    她能够从殷琴琴看自己的眼神中觉察出明显的敌意。

    她想起自己不久前说的话:想来也只有那位殷小姐能够博他一笑吧。不由得淡淡地勾了勾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