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12章 傍上大款了

时间:2020-06-30作者:Psyche酱

    丁冬收回思绪,摇了摇头,唇边泛上一抹苦涩的笑意。

    想那些干嘛,都回不去了。

    她转身,顺手从书架上拿下一本法律概论,开始看起来。

    三个月的学习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丁冬花了自己全部的心思去学,到现在好歹也算是有所成就,再加上她前几年也去大学偷偷旁听过一些金融类课程,所以现在学起来也不算特别吃力,最多只是巩固知识而已。封承煜请来的老师都是行业内的翘楚,讲起要点来得心应手,很容易理解。

    她还要在这里继续学习大概一周左右的课程,一周后,她会以苏家小姐的身份参加一个慈善晚宴。届时,温成国会在晚宴上出席,这就是封承煜安排的第一次接触机会。

    想到那份资料上温成国的照片,丁冬不禁握紧了拳头。温成国已经五十岁了,却是一个并不怎么显老的人,照片上看起来最多四十岁,笑容和煦,并不严肃。他被誉为a市最杰出的企业家、慈善家,社会风评很好。

    这样的人,很难想象竟然是走私团伙的首脑。

    可是……谁知道呢,丁冬很早就深谙不能以貌取人这个道理。

    隆冬的天气又冷又干燥,却又没有要下雪的意思。丁冬的嘴唇时常干裂,近几天甚至有出血的迹象。

    佣人为她准备了唇膏,她却想起学校里的丁小伟。他和丁冬一样一到冬天嘴唇就容易开裂,如今丁冬衣食住行都有了找落,那丁小伟呢?

    丁冬坐在别墅的客厅里,看了看窗外灰白的天色,最终还是决定去学校看看丁小伟。

    最近因为课程排得太满,她都忙忘了,丁小伟带去学校的被子还是夏天盖的薄被,这么冷的天气,他在宿舍肯定不好受。

    在孤儿院的冬天,她经常因为被子太薄而半夜被冻醒,所以养成了蜷成一团睡觉的习惯。她知道湿冷的被子盖在身上是什么感受,如果有条件,她不想让丁小伟连暖和的被子都盖不起。

    虽然上次见面的时候她给了丁小伟不少钱,但按那孩子的习性,一定舍不得花。

    这么想着,丁冬叫了司机,送自己去最近的家纺中心。

    这里主要卖的是一些床上用品和日常家电,丁冬让司机在商场门口等着,自己则独自走了进去。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丁冬简直不敢想象,一床薄薄的蚕丝被,居然能买到上万的价格。

    见她盯着面前的那床被子发呆,售货员忙迎了上来,热情地开始介绍:“女士您好,您面前的这床蚕丝被呢,采用的都是质量最好的早春蚕丝,保暖性能秒杀同价位的所有商品,而且面料柔软亲肤,这个季节用呢,是很合适的。”

    丁冬移开视线,看向对方脸上标准化的笑容,又看了一眼眼前的被子,沉默一秒,这才开口道:“我买了。”

    眼看着售货员大喜过望地去打包,丁冬站在原地,内心一片荒凉。

    以封承煜的财力,这点钱根本算不了什么。可她知道,这一切都不属于自己,她终究是个外来人,不过借宿三年而已。

    蚕丝被打包好后,有专人帮忙送到车上。丁冬不慌不忙地在前面带路,却在将要出商场门的时候被人撞了一下。

    肩膀传来闷疼,丁冬微微皱眉,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揉了揉自己隐隐作痛的地方,接着朝外面走去,门口等着的司机眼见着她出来,便迎了上来。

    可是下一秒,她的胳膊便被人从身后拽住,一股大力扯得她整条胳膊都是一麻。

    与此同时,一道不大不小的男声掷地有声地落在她耳边,像是一道惊雷炸响:“丁冬?”

    她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可一时竟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听过。

    她回过头,看向那个扯住自己手臂的男人。

    男人约莫二十出头的样子,相貌不是很出众,拽着她的右手手背上露出一只狼头的纹身。对方正皱眉看着她,似乎有些难以置信。

    看见那枚纹身,丁冬瞬间就白了脸色,一双眼睛划过显而易见的惊惧神色,但很快便归于寂静。

    “真的是你?”她的表情被男人看在眼里,对方的手抓得更紧了,语气中却充满了笑意:“看你这样子,最近日子过得不错呀,怎么,傍上大款了?”

    丁冬胃里翻腾出不适的感觉,但仍然冷静地看着对方,声音平淡而冷漠:“你认错人了吧?”

    男人皱眉,似乎很不满意她的反应:“装不认识?你这招有点老套了吧,别以为我这段时间没来找你你就可以装没事人了,我告诉你,等我空下来,迟早还来找你。”

    眼看着周围聚集起来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丁冬皱眉,抿了抿唇,一个用力将手臂从他手中抽了回来,声音里也带了几分严厉与呵责:“这位先生,请你放尊重点,我说了你认错人了!”

    她的气势让眼前这个男人愣了几秒,他有些纳闷,为什么这丫头的变化这么大,难道真是自己认错人了?

    眼看着周围围观的人有些在窃笑,男人顿时觉得面子上有些挂不住,竟作势要去扒丁冬的衣领:“认没认错我还不知道吗,你左胸上有颗痣,这我可比谁都清楚。”

    围观的人倒吸一口气。

    丁冬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反胃的感觉瞬时涌上喉头,她几乎难以遏制自己浑身的颤抖。

    她挥手,“啪”地一声打掉男人的手,眼神像是淬了毒的刀子:“这里是公共场合,你要是继续骚扰,我可以告你。”

    她的眼神让男人有一瞬的怔愣。

    正好这时,丁冬的司机也赶了过来,他横在两人中间,出言呵斥男人:“你做什么,我们苏小姐也是你能碰的?你要是再纠缠,我就报警了。”

    苏小姐?

    男人站在原地看着这个突然跑出来的人,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

    真是他人错了吗?可眼前这人明明就是丁冬……除了外貌看起来有些差异以外,声线都和丁冬一模一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