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11章 思而不得,最是折磨

时间:2020-06-30作者:Psyche酱

    “你叫什么名字?”

    “苏可芮。”

    “回国干什么?”

    “继承家业。”

    “你和c城苏家有什么关系?”

    “我是苏家最小的女儿,回国不到一个月,父母让我过来a市学习。”

    “你认识温成国吗?”

    “不认识,但看过他早期关于投资的论文,对我有很大的启发。”

    “哪篇论文?”

    “……《完美的投资是成功的基石》。”

    书房里,坐在书桌后的封承煜抬眸看了面前的丁冬一眼,眉头几不可查地一皱,薄唇轻启,语气似有不耐:“错了。”

    丁冬愣了一下,又仔细想了想,这才嗫嚅着又回答道:“《合适的投资是成功的基石》。”

    他们两人已经在书房演练了不下十遍类似的对话了,丁冬回答得还是有些磕磕绊绊。

    苏可芮,是封承煜为她打造的新身份。c城商业巨擘苏家的幺女,自幼出国学习,后遭遇车祸不幸去世,因为种种原因苏家并没有公开苏可芮的死讯。而今,丁冬就要假装学成归国的苏可芮,去一步步接近温成国。

    “你记住,没有人可以做到完美。”封承煜的视线从她低垂的眉眼上扫过,语气低沉:“即使是温成国也一样。我允许你有小的失误,但是你绝对不能让他起疑心。所以,每一个细节你都要好好把握。”

    丁冬攥紧了拳头,感觉手心里全是汗。她的心脏在胸腔里砰砰乱跳,嘴巴没来由地感到一阵干渴。

    她想问封承煜,这样会不会太过激进了。她才学了三个月,他怎么就有自信她能够胜任海归苏小姐的身份?她甚至连a市都没有出过,所有关于外国的知识、风土人情都只是从老师那里听来的。

    似乎是看穿了她紧张的心情,封承煜的语气有所缓和:“没有人知道苏封两家私下交好,苏家我已经打过招呼,没有人会拆穿你。你只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博取温成国的信任,让他舍得为你花心思,就可以了。”

    “温.家早期靠走私交易发家,近几年虽然洗白了,逐渐走上正道,但是有些证据不是那么轻易就能抹掉的。温成国私下依然还和旧部下有联系。你要做的,就是找到他的把柄,仅此而已。”

    “当然,这肯定是需要一些代价的。”封承煜挑眉,一双好看的眼睛微微眯起来,黑瞳中闪烁着猎人般危险的讯号:“必要的时候,你需要出卖自己的身体——当然,别让他太快得逞。你在心理课上应该学过,思而不得,最是折磨。”

    思而不得,最是折磨。

    丁冬感觉嘴里越发干涸,整个人像是被放在烈日下灼烧一般,涔.涔地冒着汗,手指逐渐失去了紧握的力气。她看着封承煜,明明是那么熟悉的一张脸,记忆里他浅淡的笑意再也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面前这个恶魔一般,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可怕男人。

    他就这样坐在那里,轻飘飘地说着自己的计划,好像她的生死都与他完全无关。他似乎完全没有思考过,事成之后她会有怎样的下场。

    她的失神让他感到十分不快,他冷冷地勾起唇,语气极尽讥讽:“怎么,后悔了?当初签下合约的时候不是很爽快吗?知道自己的好日子到头了,就迫不及待地想撇清义务?你还真够有不要脸的。”

    他脸上的鄙弃神色那么明显,令丁冬的脸色又白了几分。但她仍然强打起精神看着他,一字一句坚定地说道:“我不会食言的,三年之内,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

    封承煜注视她几秒,似乎在思忖这句话的可信度。片刻后,他才扯起一抹冷笑:“那样最好。”

    封承煜并没有在景泰湾停留太久,又简单交代了几句便离开了。

    丁冬回了自己的房间,看着窗外的风景发呆。

    从这里向下望,后院里那棵孤零零的香椿树就映入眼帘。已经是隆冬的天气,空气干燥而冰冷,香椿树枝零散地矗立着,看起来寂寞伶仃。

    丁冬看得出了神,脑袋里闪过一些零星的回忆。

    她和封承煜刚认识的时候,她还爬过香椿树。

    早春的香椿树芽,淡紫色透着绿。

    那时候她站在封承煜身侧,指着身畔的香椿树笑眯眯地看着他:“这个,香椿树芽,做成煎饼,很好吃的。”

    封承煜只是瞟了那棵光秃秃刚冒出几颗绿芽的树一眼,便侧眸看着她,声音清冷孤傲:“你在开玩笑吗?”

    他根本不认识这是什么树,也没有吃过什么香椿煎饼,他的世界里,只有由高级厨师掌厨,经过复杂的烹饪方式,最后装在精致完美的餐盘里才能被称之为食物。

    他看向她的目光里满满都是怀疑,不由得开始思考,眼前的人过的究竟都是什么样的生活。

    这种东西也能吃吗?不会吃坏肚子?

    看着他脸上满满的犹疑,丁冬有些气馁,但她很快便转过身,手脚利索地爬上了树,想要摘两朵嫩芽给他看看。

    封承煜站在原地惊愕地看着她。

    他第一次看见女孩子爬树,居然是在这种情况下。

    眼看着她伸手去够树梢的嫩芽,封承煜好看的眉都皱到了一起。

    “下来。”他冷喝,语气中的寒意似乎能结出冰碴来。

    丁冬听出了他语气里的薄怒,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看起来有些生气,但她依旧乖乖地从树上蹦了下来。

    树并不高,但她纵身一跃的时候,封承煜的眼里划过一丝紧张。几乎是下意识地,他张开了双臂,似乎想要接住她。

    丁冬落地,脚底一麻,两腿一软,向前踉跄两步,直接扑进了封承煜的怀里。他也顺势一接,牢牢地搂住她。

    男人身上清冷好闻的味道扑面而来,他的胸膛坚实而强壮。丁冬慌乱地抬起头看着他,眼里装满了错愕。

    他漆黑迷人的眼眸里像是装满了星辰,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她,薄唇轻抿,眉目间的柔软清晰可见。

    只一眼,丁冬就感觉脸上发烫起来。

    “笨蛋。”

    他这样说着,眼底却漾开一圈一圈的笑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