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唯一主宰 第21章 黄泉

时间:2019-04-13作者:归海元武

    “师父?”

    周文看向杨老,眼中带着疑问的神色。毕竟禁,地太过凶险,一个不慎就有可能喋血其中,当场陨落。

    “自古,一入禁,地,便再无回头路。”

    周文强调。

    “无妨,为师护你周全。”杨老看向天罚禁,地方向,眼眸中尽是深邃。

    “当年,我已道境十重天的修为闯入第十禁,地,都险些喋血。而今日师父无惧第三禁,地,莫不是师父的修为已远远地超过了前世的我,踏入了术境?”周文心中做出猜测。

    得出的结论让周文心中震骇。

    “术境不是只存在孤本手札或史书之中么,怎么我一次重生而来,连术境都出现了。”周文越来越觉得重生而来以后,这无尽大陆的水太深了,就连自己这个前世站在无尽大陆巅峰,看穿一切的人都有些看不穿了。

    天地在变化!

    周文最终总结出结论。

    “或者我前世的崛起,只是有人故意布的一个局,目的在这一世。”周文大胆猜测。

    “我们走。”杨老看了一眼周文,随即枯手一挥,一个宝瓶被他祭了出来,悬浮在周文头顶。宝瓶沉浮间,投下光晕,笼罩周文。

    “这是?”周文眼中露出惊色,直觉告诉他这口宝瓶不凡,绝对是超世之物。

    “这是九劫转轮瓶,经历九重劫难,轮回逆转,可在禁,地之中,保你平安。”杨老解释。

    “多谢师父。”周文躬身恭敬道。

    杨老手一挥,说:“你我师徒之间,毋须如此多礼。”

    “是师父。”

    “如今天地大变已至,你为凡体,必须尽早打破桎梏,方能在这片天地乱流中,有资格逐鹿其中。”

    周文闻言,心底对杨老又多了几分敬佩。他拜杨老为师,本意只是以后在垂天宫行事诸多方便,但万万没想到,杨老为他竟是如此尽心尽力。甚至不惜闯禁,地,摘化凡果。

    可是周文又无法告知自己其实不是凡体。而是运转大葬天法后,自身体质去到了一种神秘的境界,体内灵气溃散形成一种更为神秘的气。虽然对外表现出凡体的征象来,但是实际上却是惊人体质。

    不是周文不想告诉,而是周文不能告诉。

    对于杨老,周文也不能完全信任。这是他自身最大的秘密,一旦泄露,自己必将成众矢之的,为众多大能趋之若鹜。

    所以这个秘密纵使是谁也都不能告诉,包括周文最信任的小枝。

    周文头顶宝瓶旋转,一道光晕将他笼罩其中。随后他就跟杨老一起走进了天罚禁,地。在进入天罚禁,地的那一刹那,周文就是感觉一种奇怪的能量立即就是加诸在自己身上。同时周文感知到一股子牵扯灵魂的力量。

    但是那种力量被宝瓶投下来的光晕隔绝,瞬间就消失了。那种牵拉灵魂的感觉荡然无存。

    “这?”周文心中疑惑,“难道禁,地对人的作用是施加在灵魂上?”

    周文想起自己前世进入第十禁,地的经历,当时自己进入其中摘了一株灵药,正准备出去时,就是感觉身体极为不舒服,似乎是少了些许东西。那种感觉太奇怪,最后若不是自己及时吞了那株灵药,以自己道境十重天的修为强行冲破阻滞,才勉强逃生。

    如此想来,当时的那种感觉应该是灵魂被牵拉的感觉。

    只是自己前世未曾修炼炼魂之法,所以不能觉察到灵魂被牵拉。如今再次进入禁,地,当那种力量作用于灵魂时,周文立即就是洞彻了。

    “这宝瓶果然不同凡响。”周文发出感慨。

    天罚禁,地树木高深,每一棵树都是极粗、极高,纵使几人合抱都抱不过来。里面树木枝桠层参,纵使连阳光也都无法透过这密林。杨老走在前面,周文跟在后面。两人一前一后,不断的向着天罚禁,地深入。

    走出约莫三炷香的时间,周文听到前面传来涛涛的流水声。果然走出没有几步,前面的密林渐渐变得稀疏,终于有斑驳的阳光,透过树木的缝隙投射下来,在地上落下大大小小无数的光斑。

    周文再往前走,就是看见在这天罚禁,地中间,一条大河翻滚着,滔滔不绝的流向远方。

    河水清澈见底,在水中竟不见一个活物,连鱼儿也不见。周文走了半晌的路,感觉口干舌燥,正准备去掬一捧水,喝个痛快。却被杨老忽然拉住,杨老盯着他说:

    “这水不能喝。”

    周文奇怪的看向杨老,杨老指着河畔让周文去看。

    周文只是一看,就是感到触目惊心。在那河畔,有着无数的枯骨,肋骨、头骨、肩胛骨、股骨、肱骨,各种人类骨骼不计其数。甚至有些骨骼泛着淡淡的光彩,纵使死去已久,也依旧灼灼生辉。

    这是道境老祖的骨骼。

    事实告诉周文,这里曾经有道境老祖喋血在此。

    “这?”

    周文看向杨老。

    “这些都是喝了这河水的人。”杨老解释说,“按理来说,修者踏入道境,就能服气辟谷,饮天地甘露,纵使几月不吃不喝,也无关紧要。但是进入这天罚禁,地后,自身修为被压制,一切修为都已无用,人之三急,重回己身。所以走出没有几步,就会口干舌燥,看到这甘甜河水,就忍受不住,喝了这水。”

    “禁,地会压制自身修为?”周文反问。前世在第十禁,地周文的确有种被压制的感觉,但是此世踏入天罚禁,地,那种被压制的感觉却并不存在了。周文暗自运转大葬天法,大葬天法依旧通行无阻,体内霸气可随意游走,并无被压制的迹象。

    “难道这大葬天法不受禁,地的压制?”周文猜测。

    “可是纵使不会压制,但是我同样会感到又饥又渴,所以看到这河水,会忍不住要去喝。”周文心中道。

    “会。”杨老点了点头。

    “这河水有毒?”周文说,“可是能毒死道境老祖的毒得该有多毒?”

    “这不是河水?”

    “不是河水?”周文惊呼,“可这看起来,明明就是河水啊。”

    “这条河名叫黄泉,这水名叫黄泉水。”杨老解释。

    “黄泉水?”

    “对。”杨老说,“人喝了这水,可瞬间化为白骨。纵使是道境高手也不能幸免。阴魂若是喝了这水,可是阴魂强大,无惧毒日。”

    “阴魂?”周文心里一个咯噔,“我练有法相万千,若是我灵魂离体,喝了这黄泉水,会不会壮大,更进一步?可惜现在师父在旁边,不能试验。”

    周文走到河畔,果然看到河底有更多的枯骨。有人类的,有妖兽的,各种枯骨,不计其数,堆在河底。

    “师父,我们怎么过这黄泉河?”周文远远地看见河的彼岸有一头妖兽意欲过河,然而刚踏足其中,便是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一声,就化作了一具枯骨,永沉河底,看到这一幕,让周文只觉头皮发麻,若是自己刚才冒冒失失的冲上去,恐怕此刻也是化为一堆枯骨了。

    周文看的出,那是一头已经碎裂妖核,达到涅槃境的妖兽,只要再踏出一步,就可化形为人。然而就连这样一头强大的妖兽,也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就此陨落。

    “我们有纸船可度黄泉。”杨老平静的说道。

    “纸船?”周文怀疑自己听错了,一条纸船怎么能够让自己二人度过这黄泉河呢?

    “正是纸船。”杨老说,“自古就有习俗,人死后放花灯就是用纸船。花灯是为了照明,而纸船则是供人度过黄泉,抵达奈何桥。”

    周文听到杨老的话,感觉脊背发寒,他看向杨老,说道:“师父,我怎么感觉我像是来到了阴曹地府呢?”

    杨老看向周文,重重的点了点头,说:“就是阴曹地府。”

    “啊?”

    “你知道化凡果可破凡体桎梏,使人成为天品体质。可你知道那化凡果本应生长在哪里?”

    “哪里?”

    “地府——”杨老幽幽的吐出两个字来。

    “难道我们真是来到了地府?”周文开始犯嘀咕,“那我们会不会遇上黑白无常。”

    “走吧。”杨老没有搭周文的话,随手一扔,一艘纸船就稳稳当当的停在了那黄泉河上。眨眼间,杨老大袖一挥就是卷着周文上了那纸船。周文用手试了试,果然这船是纸做的。

    两人到船上,杨老大手一挥,这纸船就是乘风破浪,向着彼岸驶去。

    忽然间,原本平静的河水,就像是刮起了风暴一般,立即就是湍流了起来。水势越来越急,水浪也越升越高。河水扑打在纸船上,纸船在河中飘荡,似乎随时都有打翻的危险。

    “师父,这船不会翻吧?”周文抓住杨老的衣袖,问道。他可不想坠入这黄泉河中,化为一团枯骨。

    “那得看我们的运气了。”杨老紧紧掌着舵,控制着纸船在这黄泉和中起伏不定,摆来摆去。

    周文一听运气两字,顿时就有些傻眼。不由得有些要骂娘的冲动了。妈的,度一条破河,难不成也有翻船的危险?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