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穿书后我成了反派的心头宝 第105章 证据

时间:2020-08-04作者:铛铛

    听到这话,就连钱会计都看向了秦忠平,他也想知道秦忠平到底有没有证据,如果没有的话,他是不会相信他的。

    秦忠平直接看向于跃进说道:“于警官,我有证据。”说着就直接朝着吕秀兰走去。

    看到秦忠平的举动,秦爱国的神色绷的紧紧的。

    他自认六年前的事做的天衣无缝,应该不可能会留下什么证据,秦忠平到底哪来的底气,而且看他的样子,还想从吕秀兰口中知道证据,他这是在异想天开吧,吕秀兰根本就不知道六年前的那件事。

    此刻的吕秀兰早已瘫坐在地上,她一开始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听到秦忠平说了那么多,她终于知道自己丈夫到底犯了什么事,她的心中只觉得惧怕和惶恐,没想到自己的枕边人竟然是这么可怕的一个人,一不如他的意,他就能杀人,那自己这几天这样的态度,不会也让丈夫心中不满吧。

    越想越害怕,吕秀兰都没注意秦忠平的举动,等反应过来前头有人时,才发现秦忠平站在了她的面前,“你……你干嘛?”

    “把你的钱包拿出来。”

    听到秦忠平这话,吕秀兰一下子愣住了,“什……什么?”

    其他人也都诧异的看着秦忠平,不明白他这是要干什么。

    “忠平,你要吕秀兰的钱包干什么,虽然秦爱国做了那么歹毒的事,但你也不能直接要钱啊。”

    “是啊忠平,六年前的那场大火到底是不是秦爱国放的,你倒是先拿出证据啊。”

    秦忠平没有理会周围人的话,而是直直的看向吕秀兰说道:“把你的钱包拿出来。”

    见吕秀兰没有任何动作,秦忠平朝着周围看了看,随即看向王婶子说道:“婶子,能帮一下忙吗,把她的钱包拿出来,证据就在里面。”?听到这话,王婶子二话不说,直接上前就要去扒拉吕秀兰的口袋。

    吕秀兰虽然不明白自己的钱包里怎么会有证据,但听到秦忠平这话,她也知道绝对不能交出钱包,因此直接捂紧了口袋。

    “王婆子,你这是干什么,赶紧放开秀兰。”

    吴荷花看到眼前的情形,忍不住破口大骂,同时打算上前来帮忙。

    不过卫甲等人自然不会让吴荷花得逞,直接拦住了她的去路。

    王婶子虽然没有吕秀兰壮实,但常年做活力气也不小,所以抢夺了几次之后,就从吕秀兰的口袋里拿到了她的钱包,随后直接交给了秦忠平,道:“忠平,你看看是不是这个。”

    秦忠平接过钱包后点了点头,道:“王婶子,谢谢你了。”

    “不用谢,我们也想知道六年前的真相,所以你赶紧和我们说说证据到底是什么吧。”

    秦忠平闻言点了点头,随后将那钱包交到了钱会计的手中,“钱会计,你看看这上面的珠子是不是有点眼熟。”

    钱会计原本还不觉得,等看清粗布钱包上的两颗碧玉珠子后,眼神一缩,“的确眼熟,因为这是我的珠子。”

    “什么……”

    听到钱会计这话,周围人全都惊讶的叫出声来,“这……这钱会计的珠子怎么会在吕秀兰的钱包上。”

    “是啊是啊,这件事也太奇怪了。”

    不过有些人想的就比较多一些,毕竟六年前粮仓失火的时候,钱会计就被大火给烧成了重伤,如今他的脸上身上全都是烧伤的疤痕,所以那把火真的是秦爱国放的,那么吕秀兰的钱包上会有钱会计的珠子也就解释的通了。

    而钱会计摩挲着小小一颗的碧玉珠子,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秦爱国啊秦爱国,没想到你当初逃走的时候,会不小心携带走了我的两颗珠子,时隔六年,你犯下罪终究是要昭告天下了。”

    秦爱国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随即狠狠的瞪着吕秀兰说道:“这两颗珠子,你是从哪里来的?”

    他那时候虽然惊慌失措的回了家,但后来冷静下来后就非常小心,回想了一遍当初的事情,察觉并没有任何不妥的地方后,也就松了口气,可没想到破绽居然在自己婆娘的身上。

    吕秀兰看到秦爱国的眼神,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我……我……”

    秦爱国眼中的怒火都快溢出来了,不过很快他眼珠子转了转,沉声说道:“说,你是什么时候和钱会计有染的,居然贴身带着他的东西。”

    “你……你在说什么呢。”

    吕秀兰不敢置信的看向了秦爱国,觉得眼前的丈夫越来越陌生了,他这话的意思是在说她和钱会计有一腿吧,可天地良心,她什么时候做过这样的事了。

    钱会计听到秦爱国的话后,忍不住满脸的冷笑。

    “秦爱国,事到临头你居然还想狡辩,你这是想要倒打一耙污蔑我啊,这两颗碧玉珠子是我一串手串上面的珠子,六年前出事那天我刚好戴着,其他的珠子我都找不到了,没想到剩下的两颗在你身上,说明你当时的确出现在了我的附近,所以你别再狡辩了。”

    说到最后,钱会计直接看向吕秀兰问道:“这两颗珠子你是怎么得到的。”

    吕秀兰虽然生气丈夫的污蔑诋毁,但她也知道真承认了,那丈夫可就真的完了,所以咬紧牙关不说。

    钱会计见状,冷笑一声,道:“如果你不说的话,你也是从犯,到时候是要一起坐牢的。”

    吕秀兰原本还在坚持,然而听说自己也要坐牢时就动摇了。

    她可不想坐牢,她什么都没干,什么都不知道。

    “我说,我说。”

    “吕秀兰……”

    见吕秀兰这么快就松口了,吴荷花在一旁大吼一声。

    只不过对于坐牢的恐惧,让吕秀兰根本顾不了其他。

    “我记得很清楚,这两颗珠子是我从秦爱国卷起的裤脚里发现的,当时我还疑惑他从哪里沾来的,但想着是在裤脚里,肯定不重要,我又见那珠子好看,就留下来了,后来我缝钱包的时候,见那珠子刚好可以用作鱼眼睛,就缝了上去。”

    秦爱国闻言死死的盯着吕秀兰,眼神一片冰冷。

    没想到他最后会载在自家这个蠢婆娘手里。

    不过也怪他当时没注意,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裤脚里会蹦进这么两颗珠子,而吕秀兰也从来没和自己说过,所以他自然不知道这件事。

    但就算看到这两颗珠子,他也不知道这是钱会计的,因为他还真没见过钱会计的手串,所以一切真的都是定数吗。
小说推荐